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37章 月光照故里 2

第37章 月光照故里 2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微笑,周母却慢慢地蹙起眉:“你不可以……”
  
  “我可以。”周文川不置可否。
  
  “小仁,外婆累了,”周生辰开了口,却是对着身边早就眼眸冰冷,紧紧盯着周文川的小仁,“你去陪着外婆一起下楼。”
  
  他明白,周文川既然如此,就是做了最后一搏。
  
  他说完,轻轻在小仁的肩膀上,拍了拍。
  
  小仁终究忍住,沉默走到珠帘后,弯腰说:“外婆,我们回去休息吧?”
  
  “啊……小仁啊,”外婆笑呵呵地说,“好啊好啊……休息……”
  
  老人家似乎也真是累了,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颤颤巍巍地任由周母和小仁搀扶起来,慢悠悠地走到楼梯口。那里早就有人等着,小心翼翼背起老人家,下楼。
  
  这一层里,安静的吓人。
  
  只有楼下有人在丝竹声中,闲聊着。
  
  老人家的一举一动,都像是慢放的电影。
  
  直到离去,她都没察觉,自己的身后的人早已悄无声息举枪,上膛、瞄准了周文川。
  
  周文川倒是不以为意。
  
  刀从时宜后心滑上来,抵住了她的脖颈:“麻烦大哥,把你的枪给我。”
  
  周文川笑吟吟看着周生辰。
  
  在所有无关的人离开后,周生辰一言不发,把身上的枪拿下来,扔到了珠帘后。啪地一声,枪落在了周文川的脚下,他轻易用脚一勾,枪被踢上来,落到了他空着的右手。
  
  周文川没有耽搁,拿到枪,很快上膛,直接瞄准了周生辰。
  
  “还想要什么?”周生辰双眸深沉,看着他。
  
  周文川笑了声:“想要你死。”
  
  “然后,你接手周家?”
  
  周生辰慢慢说着。
  
  挥手示意,所有人都不能有任何动作。
  
  甚至为了让周文川不为难时宜,他所有要害都完全暴露,对着周文川的枪口。
  
  “这周家,只有你和她是外人,”周文川的声音,近在咫尺,有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嘲讽,“我是小仁的亲哥哥,是母亲唯一的儿子。你死,就是我活。”
  
  惊人而疯狂的言论。
  
  所有秘密都不再是隐秘。
  
  周生辰是父亲唯一的骨肉。周母作为他的“生母”,在他真正的母亲死后,抚养了他近三十年,作为回报。他在知道这对弟妹不可告人的身世后,保持了沉默。
  
  可惜,人情冷暖。
  
  他在周家,能感受的到的,永远是冷甚于暖。
  
  “放了她。”
  
  “周生辰,”周文川打断他,“不要躲,如果你躲,她就死。向着我走过来。”
  
  周文川知道,自己可以现在开枪。
  
  但是他不相信,他怕自己射偏,更怕周生辰真的会在生死瞬间,躲开他的子弹。
  
  他需要周生辰走近。
  
  近到躲都没得躲,才是万无一失。
  
  “管好你的刀,”周生辰说,“她死,你也一定会死,我死,你或许还有活着的机会。”他毫不犹豫,走向微微晃动的珠帘。
  
  “无论发生什么,不许开枪。”他告诉所有的人。
  
  越来越近。
  
  只有十步之遥,避无可避的距离,一枪就可以正中要害。
  
  楼下忽然爆出喝彩声,台上的戏渐入高潮。
  
  没人注意到三层的这场大戏。
  
  所有人能看到的,只是低矮的围栏前,二少爷的一个背影。
  
  时宜听着周生辰的声音,拼命想要出声。
  
  大片的眼泪涌出来,却被刀柄狠狠压住咽喉,丧失了语言能力。
  
  “时宜,不要说话。”
  
  周生辰低声说着,有着安抚的力量。
  
  却蒙着水雾,听不分明……她已经濒临窒息。大片的白光从眼前划过,枪柄的按压,让她完全哑住,只有眼泪止不住地流着。她不知道他是否已走近,是否已经避不开周文川的枪……绝望的情绪,自内心最深处蔓延开来。
  
  忽然,一声扣动扳机的轻响。
  
  她一瞬的恐惧,猛地握住周文川的手臂,把他整个人撞向围栏。
  
  她要他活。
  
  哪怕自己死。
  
  紧接着,又有两声枪响。
  
  措手不及的力度,周文川失去重心,和时宜从围栏摔了下去。
  
  谁也不知道当时三楼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到枪响,看到二少爷和大少奶奶坠下高楼,砸碎了整张桌椅。不论是台上台下,还有二楼,都瞬息静下来。
  
  幸好有林叔在楼下守着,马上就上前,看时宜和周文川。
  
  “林叔,”周生仁从一楼的东南角走出来,十几岁的男孩子,脸上却比别人都要镇静的多,“你去楼上,楼下的事交给我。”
  
  他没有说楼上发生了什么。
  
  大哥的枪是有消音器的,他不知道周文川是否开了枪。
  
  而他真实地,听到了两声枪响,除了自己的……他的视线落在了杜风身上,他的枪仍旧握在手里。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是外人出了手。
  
  整个周家乱了套。
  
  不管是同时进行抢救治疗的周生辰、时宜,还是已经确认死亡的周文川。所有的变故都太突然,整个老宅的彻夜通明,再不是为了寿宴,而是这一连串的意外。
  
  所有的人,包括周母、叔父周生行,甚至是周生仁,都不被允许靠近抢救的人。
  
  叔父终于在后半夜出现,匆匆让人料理周文川的后事,让身边的心腹将周母带回了山下的大宅子。周母眼神完全已经涣散,不停流着眼泪。
  
  周文川身中两枪,不论周生仁的那枪是否中了要害,他都开枪了。
  
  车子里,周生仁就坐在前座。
  
  周生行关上了隔音玻璃,重重叹了口气:“婉娘,我不知该如何劝你。”
  
  周母双眼尽红,缓缓扭头去看他:“我的孩子,我的两个孩子……如果你肯帮文川,他就不会这么拼命一搏……”
  
  “周生辰会在十年后把周家交给小仁,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文川也是你儿子,”周母哽咽得说不下去,“他也是你儿子……”
  
  周生行微微闭合双眼,不再去看周母:“就算所有人都知道了文幸、文川的身世,我也不能承认,你在周家这么多年,还不懂吗?就像大哥他多么不甘心,也要娶你进周家,就为了给他第一个儿子,最爱的那个儿子一个名正言顺的母亲,因为只有你配得上。”
  
  那年,婉娘带着“未婚先孕”的传闻嫁入周家,只为给周生辰这个早产又丧母的大少爷一个名分。他和婉娘年少相识,却不得不为周家放弃。可朝夕相对,终究情难自己,有了这对不该有的同胞兄妹……
  
  因果循环。
  
  没有当日因,何来今日的果?
  
  若不是他为了周家清理内鬼,亲自命人在十年前的游轮上追杀小仁的母亲,她又怎会因为爬上高温锅炉,服毒自尽?
  
  若能将周家在十年后交给小仁,也算是补偿。
  
  这一生谁无过错,又如何偿还的清,所有的人情亏欠。
  
  周生辰在深夜醒来。
  
  他中枪的位置并非要害,而是手臂,或者说原本是要害,子弹却因时宜的阻挡而偏了。身边有人给他做着检查。
  
  周生辰要起身,所有的医生都慌了,却又不敢劝说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