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18章 总有离别时 2

第18章 总有离别时 2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视线飘开,落到大厦外的空地上:“可能吧。有时候我看历史题材的东西,都在想,如果我生在古代,肯定会喜欢上心怀天下的男人。一个男人总要做些事情,和名利、爱情无关,天天谈情说爱……不会太适合我。”
  
  美霖又说了什么,她没留意。
  
  只是看到空地上有熟悉的一对儿人影,是他的弟弟周文川和王曼。在纷扰穿走的人群中,他们两个像是一对简单的情侣,低声说着什么,很快就上车离开。
  
  时宜看得太专注,美霖也留意到。
  
  忽然就说:“诶?这个男人我认识。”
  
  “你认识?”
  
  美霖大致给她讲了讲,公司来了个大学毕业生,顶头上司太过强势,天天被骂。忽然有天这个男人来公司,说是要找最大的老板谈些事情。具体谈了什么,美霖自然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大老板点头哈腰把人送走后,直接把毕业生分给最强的项目组。
  
  “老板事后感叹了句话,都说香港等于‘李家城’,是李家的城市。而这个人背后的家族更难招惹一些,他的背景,绝不限于某个地方和城市……”美霖继续自言自语,“你说,那个小姑娘背景这么强,怎么还留在公司,哎,谁让人家乐意呢,就喜欢在这里混着玩着……”
  
  时宜想起那个深夜。
  
  面对突如其来的指控,周生辰的化解简直无懈可击。
  
  她想,这样的说法并不夸张。这个姓氏看起来普通,甚至在平时都不会有人像阅读八卦一样,看媒体分析爆料。
  
  好像他们的存在,就只是一个秘密,而曾经的她根本不会有机会接近。
  
  她和他法律关系已经是夫妻的事实,包括她的国籍改变,时宜至今都不敢和父母提起。如果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她怕,父母对他的家庭会更加排斥。
  
  午饭后,她被强留下来,帮美霖审demo。
  
  两个人边听边讨论,很快就到了两点,周生辰的电话准时进来,她比了个手势,跑到小房间里,关上门。比起最初的开始,现在两个人说话的时间长了不少,他甚至有时会说起和她无关的事情,当作趣事讲给她听。
  
  当然,这也是她的要求。
  
  毕竟两个人的生活交集太少,总会找不到话题。直到某天,时宜终于忍不住说,其实你可以说些身边的小事。比如你今天吃了些什么?或者是哪里不舒服,或者天气,都随便,这样我会多些话题,多了解你些。
  
  她想,正常情侣都是如此做的,零碎小事交流着,也不觉得无趣。
  
  周生辰起初还不太习惯,她就问他,他来回答,渐渐感觉自然了很多。这样说着,她就觉得离他很近,而且她也私心地感觉到,周生辰从没和人如此交流过。
  
  “接下来的一周,我会在德国不莱梅,”周生辰的声音虽然平淡,却对她尽量的温和,“你想来吗?”
  
  “想,”她毫不犹豫,“大概什么时候……不过会不会来不及签证?”
  
  “不会,”他笑起来,“你来德国不会需要任何手续。”
  
  她恍然,忘记了自己被他改变的国籍。
  
  第一次发现这件事的好处,可以让她随时随地见到他。
  
  周生辰简单解释着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国际空间研究委员会的会议,从星期一到星期日,行程很满。时宜听着他说,或许没有太多时间来陪她的时候,已经思绪涣散开,想着要准备什么,见到他时候会说什么。
  
  等待电话结束,她很快和美霖说自己要离开一周。
  
  美霖听到理由后,非常不满她的主动:“时宜,你知道男女之间相处,是要有技巧的,哪怕你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也要适当用些心思,不要一味迁就他……”
  
  “美霖,美霖,”时宜笑著阻止她说教,“我26岁才遇到他,就算幸运可以活到80岁,也只剩了54年,19710天。你也说了,他是做研究的,很容易就像现在这样离开几个月,或许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万天,”她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告诉美霖,“我没时间,没时间用心思、用技巧,我要争分夺秒和他在一起,知道吗?”
  
  航班准时抵达不来梅。
  
  她按照他的嘱咐,取了行李,无处可去,就在大厅里等着。她坐的地方正对着一个门店,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店内行色的人,也可以看到自己淡淡的影子。她微微偏头,对自己笑了笑,周生辰,我们有两个月没见到了。
  
  两个月,六十一天。
  
  很多交杂的人影,来来去去。
  
  她看到镜子里出现了几个人,有他。今天的他穿的很简单的,也很普通,白衫黑裤,戴着眼镜。时宜很快回头,看清了余下的那些严谨的深蓝衬衫和黑色西裤的男人们,有两个还提着黑色公文包,惟有和周生辰并肩走着的男人,看上去随意的多,大概有三十五六岁的模样。
  
  她起身,他已经走到身前。
  
  “我妻子,时宜,”周生辰轻比了个手势,告诉身侧男人,同时也看向她,“这位是我大学时的同学,也是我的老朋友,梅行,字如故。”这个名字有些特殊,能有表字的人比较少见,周生辰如此介绍,想必又是周家的世交。
  
  时宜友善地笑笑:“梅如故?残柳枯荷,梅如故。”很好的名字,她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就如此隐晦地表达着,很快说,“你好,梅先生。”
  
  梅行有些意外,去看周生辰,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胳膊。
  
  “怎么?”周生辰笑起来。
  
  “好福气。”
  
  梅行有些好奇,礼貌问时宜:“时宜小姐第一次见你先生,是不是也很快就明白了他的表字含义?”时宜摇头:“我不知道他有表字。”
  
  “抱歉,”周生辰很快说,“不太常用,就忘记告诉你。”
  
  他的抱歉非常礼貌。
  
  面前男人的神情,从意外、欣赏,换成了疑惑。
  
  幸好梅行很知分寸,没再问。
  
  从机场到酒店,他安排妥当后,很快把时宜交给了梅行,只是和她说要有些手续会由梅行来帮她理清、办妥。待到周生辰走后,四五个男人有条不紊地打开公文包、电脑,梅行开始很耐心地给她解释,需要接手些什么,大多是周生辰私人的财产。纷繁复杂的词句,她渐渐有些听得发昏,也开始明白这个梅行,应该是充当着他的私人理财顾问。
  
  而这些人,其实只是梅行的助手。
  
  她听到最后,只是明白他要给自己一些财产。但具体如何,梅行解释的很清楚,所有的动产、不动产都不需要她来亲自管理。今日所做的,都只是必要的程序。
  
  “相信我,他名下的财产都是干净的。”梅行把眼镜摘下来,折好,放入上衣口袋里。
  
  时宜听不太懂,但隐隐能感觉,这个男人所说的“干净”是在和周家其它人比较。梅行看她想问又不敢问的眼神,有些想笑:“怎么?听不懂?又不敢问?”
  
  她颔首。
  
  “其实,我也有些事情不懂,也不敢问,”梅行把钢笔扣好,放在文件旁,“你对他知道的有多少?就已经成了他合法妻子?而且据我所知,还是未经周家点头的婚姻。”
  
  这是个意料之中的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