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罗之我变成女的了 > 害怕失去你

害怕失去你

不想错过《斗罗之我变成女的了》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欧阳华一听到是这个原因,脸上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好好!有老爸当年的风范。”
  “你心里肯定想着我的女儿会出去鬼混?是不是?”宋丹佳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华道。
  “呃!媳妇你怎么知道?”欧阳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
  “小样,咋俩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
  “得!老爸老妈你们继续秀恩爱,我不想当狗粮,我走喽!”欧阳雪说完推着行李箱出了门。
  “唉!唉小雪啊!要不要爸爸送你过去?”欧阳华看着女儿出了门急忙叫到。
  “不用了!爸爸!我同学家很近的!再见。”
  “呼!终于出来了,要是他们知道我去找小军姐,肯定会打死我的!”欧阳雪拍了拍小心脏,满脸的笑意,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水蓝水蓝我爱你……
  水蓝水蓝我爱你……
  张小军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有些苦涩道:“喂!小雪,怎么一大早的打给我电话?”
  “小军姐,快点来接我一下,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呜呜!我在我家的马路边上,你在不来接我,我快要饿死了!”欧阳雪语气可怜兮兮的道。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我记得你在别人面前可是女强人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小军疑惑道。
  “小军姐,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不来的话我要来你家住了。”听着张小军的话,欧阳雪话语强势的说道。
  “小雪,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会。”张小军说完,顶着黑眼圈快速的出了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快速的朝着欧阳雪家方向驶去。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欧阳华一听到是这个原因,脸上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好好!有老爸当年的风范。”
  “你心里肯定想着我的女儿会出去鬼混?是不是?”宋丹佳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华道。
  “呃!媳妇你怎么知道?”欧阳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
  “小样,咋俩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
  “得!老爸老妈你们继续秀恩爱,我不想当狗粮,我走喽!”欧阳雪说完推着行李箱出了门。
  “唉!唉小雪啊!要不要爸爸送你过去?”欧阳华看着女儿出了门急忙叫到。
  “不用了!爸爸!我同学家很近的!再见。”
  “呼!终于出来了,要是他们知道我去找小军姐,肯定会打死我的!”欧阳雪拍了拍小心脏,满脸的笑意,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水蓝水蓝我爱你……
  水蓝水蓝我爱你……
  张小军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有些苦涩道:“喂!小雪,怎么一大早的打给我电话?”
  “小军姐,快点来接我一下,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呜呜!我在我家的马路边上,你在不来接我,我快要饿死了!”欧阳雪语气可怜兮兮的道。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我记得你在别人面前可是女强人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小军疑惑道。
  “小军姐,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不来的话我要来你家住了。”听着张小军的话,欧阳雪话语强势的说道。
  “小雪,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会。”张小军说完,顶着黑眼圈快速的出了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快速的朝着欧阳雪家方向驶去。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欧阳华一听到是这个原因,脸上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好好!有老爸当年的风范。”
  “你心里肯定想着我的女儿会出去鬼混?是不是?”宋丹佳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华道。
  “呃!媳妇你怎么知道?”欧阳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
  “小样,咋俩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
  “得!老爸老妈你们继续秀恩爱,我不想当狗粮,我走喽!”欧阳雪说完推着行李箱出了门。
  “唉!唉小雪啊!要不要爸爸送你过去?”欧阳华看着女儿出了门急忙叫到。
  “不用了!爸爸!我同学家很近的!再见。”
  “呼!终于出来了,要是他们知道我去找小军姐,肯定会打死我的!”欧阳雪拍了拍小心脏,满脸的笑意,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水蓝水蓝我爱你……
  水蓝水蓝我爱你……
  张小军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有些苦涩道:“喂!小雪,怎么一大早的打给我电话?”
  “小军姐,快点来接我一下,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呜呜!我在我家的马路边上,你在不来接我,我快要饿死了!”欧阳雪语气可怜兮兮的道。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我记得你在别人面前可是女强人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小军疑惑道。
  “小军姐,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不来的话我要来你家住了。”听着张小军的话,欧阳雪话语强势的说道。
  “小雪,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会。”张小军说完,顶着黑眼圈快速的出了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快速的朝着欧阳雪家方向驶去。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欧阳华一听到是这个原因,脸上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好好!有老爸当年的风范。”
  “你心里肯定想着我的女儿会出去鬼混?是不是?”宋丹佳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华道。
  “呃!媳妇你怎么知道?”欧阳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
  “小样,咋俩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
  “得!老爸老妈你们继续秀恩爱,我不想当狗粮,我走喽!”欧阳雪说完推着行李箱出了门。
  “唉!唉小雪啊!要不要爸爸送你过去?”欧阳华看着女儿出了门急忙叫到。
  “不用了!爸爸!我同学家很近的!再见。”
  “呼!终于出来了,要是他们知道我去找小军姐,肯定会打死我的!”欧阳雪拍了拍小心脏,满脸的笑意,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水蓝水蓝我爱你……
  水蓝水蓝我爱你……
  张小军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有些苦涩道:“喂!小雪,怎么一大早的打给我电话?”
  “小军姐,快点来接我一下,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呜呜!我在我家的马路边上,你在不来接我,我快要饿死了!”欧阳雪语气可怜兮兮的道。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我记得你在别人面前可是女强人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小军疑惑道。
  “小军姐,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不来的话我要来你家住了。”听着张小军的话,欧阳雪话语强势的说道。
  “小雪,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会。”张小军说完,顶着黑眼圈快速的出了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快速的朝着欧阳雪家方向驶去。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欧阳华一听到是这个原因,脸上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好好!有老爸当年的风范。”
  “你心里肯定想着我的女儿会出去鬼混?是不是?”宋丹佳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华道。
  “呃!媳妇你怎么知道?”欧阳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
  “小样,咋俩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
  “得!老爸老妈你们继续秀恩爱,我不想当狗粮,我走喽!”欧阳雪说完推着行李箱出了门。
  “唉!唉小雪啊!要不要爸爸送你过去?”欧阳华看着女儿出了门急忙叫到。
  “不用了!爸爸!我同学家很近的!再见。”
  “呼!终于出来了,要是他们知道我去找小军姐,肯定会打死我的!”欧阳雪拍了拍小心脏,满脸的笑意,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水蓝水蓝我爱你……
  水蓝水蓝我爱你……
  张小军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有些苦涩道:“喂!小雪,怎么一大早的打给我电话?”
  “小军姐,快点来接我一下,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呜呜!我在我家的马路边上,你在不来接我,我快要饿死了!”欧阳雪语气可怜兮兮的道。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我记得你在别人面前可是女强人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小军疑惑道。
  “小军姐,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不来的话我要来你家住了。”听着张小军的话,欧阳雪话语强势的说道。
  “小雪,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会。”张小军说完,顶着黑眼圈快速的出了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快速的朝着欧阳雪家方向驶去。
  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欧阳华一听到是这个原因,脸上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好好!有老爸当年的风范。”
  “你心里肯定想着我的女儿会出去鬼混?是不是?”宋丹佳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华道。
  “呃!媳妇你怎么知道?”欧阳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
  “小样,咋俩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
  “得!老爸老妈你们继续秀恩爱,我不想当狗粮,我走喽!”欧阳雪说完推着行李箱出了门。
  “唉!唉小雪啊!要不要爸爸送你过去?”欧阳华看着女儿出了门急忙叫到。
  “不用了!爸爸!我同学家很近的!再见。”
  “呼!终于出来了,要是他们知道我去找小军姐,肯定会打死我的!”欧阳雪拍了拍小心脏,满脸的笑意,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水蓝水蓝我爱你……
  水蓝水蓝我爱你……
  张小军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有些苦涩道:“喂!小雪,怎么一大早的打给我电话?”
  “小军姐,快点来接我一下,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呜呜!我在我家的马路边上,你在不来接我,我快要饿死了!”欧阳雪语气可怜兮兮的道。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我记得你在别人面前可是女强人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小军疑惑道。
  “小军姐,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不来的话我要来你家住了。”听着张小军的话,欧阳雪话语强势的说道。
  “小雪,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会。”张小军说完,顶着黑眼圈快速的出了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快速的朝着欧阳雪家方向驶去。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欧阳华一听到是这个原因,脸上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好好!有老爸当年的风范。”
  “你心里肯定想着我的女儿会出去鬼混?是不是?”宋丹佳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华道。
  “呃!媳妇你怎么知道?”欧阳华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
  “小样,咋俩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
  “得!老爸老妈你们继续秀恩爱,我不想当狗粮,我走喽!”欧阳雪说完推着行李箱出了门。
  “唉!唉小雪啊!要不要爸爸送你过去?”欧阳华看着女儿出了门急忙叫到。
  “不用了!爸爸!我同学家很近的!再见。”
  “呼!终于出来了,要是他们知道我去找小军姐,肯定会打死我的!”欧阳雪拍了拍小心脏,满脸的笑意,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水蓝水蓝我爱你……
  水蓝水蓝我爱你……
  张小军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有些苦涩道:“喂!小雪,怎么一大早的打给我电话?”
  “小军姐,快点来接我一下,我被我爸妈给赶出来了,呜呜!我在我家的马路边上,你在不来接我,我快要饿死了!”欧阳雪语气可怜兮兮的道。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我记得你在别人面前可是女强人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小军疑惑道。
  “小军姐,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不来的话我要来你家住了。”听着张小军的话,欧阳雪话语强势的说道。
  “小雪,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会。”张小军说完,顶着黑眼圈快速的出了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快速的朝着欧阳雪家方向驶去。南省南阳市南园小区的雪停了,昨晚深夜里张小军就知道了,在客厅等到深夜,始终不见水蓝回来。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候再拨……
  系统客服的语音冰冷无比,听在耳朵上犹如扎心的疼:“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呢?”张小军站在门口,顶着黑眼圈,看着东方吐出的太阳,低声的自语,手里的手机握在手中仿佛成了累赘。
  “南省这天气还真是的,明明四季如春的地方,每到冬天的时候偏偏还要下一场雪来敲响大钟,仿佛别人不知道冬天来了似的。”欧阳雪一双被当下认为最性感的M唇,轻吐着有些埋怨道,使人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
  “小雪啊,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哪里啊?干嘛拿着行李箱?”宋丹佳看着客厅拿着行李箱的欧阳雪道,话语中尽显母爱之意。
  这时,欧阳华从楼道走了下来,看着客厅中拿着行李箱的女儿,快步的走了过来:“小雪啊!你这是要上哪去?”欧阳华有些着急的说到。
  欧阳雪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脸上露出了微笑道:“爸妈!我要去同学家玩几天,所以拿些穿戴的过去,你们不用当心。”
  “你说说你这孩子,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又要离开家,都不好好陪陪我这个妈妈。”宋丹佳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到,听语气似乎在跟自己的女儿撒娇。
  “小雪啊!你那个同学家远不远?是不是昨晚你跟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女的?要不让她来家里玩吧你这过去不会打扰到人家吗?”欧阳华连续的问道,脸上满满的父爱。
  “老爸,第一女儿长大了。第二我是去工作,我一个同学的女儿被车撞了,去世了,我需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被调了回来,知道吗!”欧阳雪说谎语气通畅,一副正义凛然的说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