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似他如玉生烟 > 第138章 怎么会

第138章 怎么会

不想错过《似他如玉生烟》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向以征也自诩自己算是个人中龙凤了,可接受不了女人对他的轻视。尤其眼前这位,过来勾搭他的那股子热情,可是比很多人都强。
  
      并且,在他的构想当中,她是想追求自己。
  
      蒋慧凡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
  
      他冷静下来,淡淡的说:“当炮-友也不错。各取所需,本来你也是看中我的身体,我抵抗不住你的诱惑罢了。”
  
      蒋慧凡心道,就你这技术,我也没有那么看中。虽然今晚进步了,她感觉也不错,但是远没有到让她十分满意的程度。
  
      可她也不想打击他,干脆说:“睡吧睡吧。”
  
      本来倒是不困,可这一闭眼睛,倒是真的睡着了。
  
      第二天还没有彻底醒来,就感觉有些重。意识还没有回笼,她以为是鬼压床,直到听到了男人细微的呼吸声。
  
      蒋慧凡睁开眼睛,看见了上方的男人,他的眼神深邃,把被子拉上来盖过了头顶。
  
      ……
  
      向以征爱干净,别墅里一大清早就有人过来打扫。
  
      家政在楼下时,就察觉到了异样。似乎有奇奇怪怪的声音。
  
      但她也没有多想,跟往常一样,进了向以征的房间打扫卫生。
  
      推开门的一刻,声响似乎吵到了还在睡觉的男主人,他突然一动不动了。
  
      往常,向先生都起的很早,今天起的这么晚,让她有点惊讶,这下房间也不打扫了,赶紧起身走了出去。
  
      向以征想接着,蒋慧凡却一溜烟从床上溜了下去,给自己穿好了衣服,道:“我要走了。”
  
      “急什么?”他似乎有些扫兴。
  
      蒋慧凡没说话,没理由时时刻刻惯着他,她趁着家政打扫公共洗手间的时候,溜了出去。
  
      向以征其实没睡醒,等蒋慧凡一走,就又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儿回笼觉。
  
      再次醒来时,已经快要中午了。
  
      这还是他人生当中头一遭起这么晚。
  
      向以征下楼的时候,家政正好要走,道:“向先生今天起的这么晚?”
  
      他懒洋洋的“嗯”了一声,手机上,蒋慧凡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回见。]
  
      男人收起手机,没有吭声。
  
      ……
  
      蒋慧凡那边,却不得不面对曲贺阳的质问。
  
      经过一个晚上,他估计气消了,态度没有那么恶劣了,只是一直在逼问:“你的朋友,你的哪个朋友?”
  
      蒋慧凡道:“你不认识。”
  
      “不是昨天才说是我认识的?”
  
      蒋慧凡随口编了一个名字,反问道:“认识吗?”
  
      曲贺阳哑口无言,半晌说:“你这朋友干什么的?为人靠不靠谱?是不是想接近你利用你?”
  
      蒋慧凡笑了笑,平静的说:“我身边,你不认识的人多了去了,这么一一逼问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男人道:“我这是注意你的安全。”
  
      蒋慧凡这个人,从来是不肯吃回头草的,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再怎么好,也就都没有用了。所以曲贺阳的话,并不能打动她半分。
  
      相反的,她的心思全在昨天晚上跟她睡在一块的男人身上。
  
      蒋慧凡尝试着给向以征发消息,他倒是真的都回了。
  
      [你总该有时间跟我见面的吧?]蒋慧凡问道。
  
      那边说:[再看。]
  
      这一句再看,还真是再看。
  
      一脸几天,蒋慧凡都没有见到过向以征的人影。
  
      倒是跟她八字不合的蒋易凡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道:“姐,你知不知道曲总最近都在忙什么?我这边有点小忙想他帮忙看看,可是都联系不到他人在哪。”
  
      又道,“不会是因为曲渡的事情吧?”
  
      蒋慧凡心下一紧,道:“什么?”
  
      “就是他们怀疑,那个不知名的姓姜的男人,收购了曲渡不少公司的男人,就是曲渡本人。”蒋易凡道,“听说一开始,怀疑的是向以征,现在转移了注意力了。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就是跟他们一块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了一点。”
  
      蒋慧凡稍微放心了一些,说:“我跟曲贺阳不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蒋易凡揶揄道:“你们还不熟啊?那天晚上在苏家的大胆言论,我可是都听说了。”
  
      蒋慧凡不理会,只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向以征。
  
      后者没有回复。
  
      她开始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过很快她就放心下来,当天晚上,向以征敲开了她家的门。
  
      “你弟跟你说什么了?”他开口问道。
  
      蒋慧凡心里大石头落地,也不忘说风凉话:“平时见不到人影。一提听到什么小道消息了,就上赶子来打探了。”
  
      向以征扫了她两眼,“毕竟我俩是偷人,见面频率太高容易暴露。”
  
      蒋慧凡嗤之以鼻,不过还是把自己听到的一五一十告诉了他。末了有些不放心,道:“你对付曲贺阳有把握吗?”
  
      男人微微一笑:“我又不是曲渡,为什么要对付他?”
  
      得了。
  
      又来了。
  
      蒋慧凡还没来得及说话,再次听到门铃响了。她连忙示意他躲起来,最近曲贺阳来他家里的频率也挺高的。
  
      不过向以征丝毫没有把她的担忧放在眼里,只漫不经心的说:“你开门就是了。”
  
      蒋慧凡迟疑的看了他一会儿,到底是去开了门。结果发现只是一个送花的,她收到了一束很大的花。
  
      “你送的?”
  
      “不然还有谁?”
  
      蒋慧凡觉得他这语气过分的胸有成竹了,好像她身边都没有什么追求者。
  
      但女生收到花,心情到底还是不错的,她弯着嘴角走过去亲了亲他:“谢谢。”
  
      他说:“我对情人向来很好。”
  
      蒋慧凡也不在意他又开始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了,她给他煮了一碗面,向以征也耐心的吃完了。
  
      “你未婚妻煮饭可没有我这个水准吧?”她假意揶揄道。
  
      “不分伯仲。”
  
      “是不分伯仲,还是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向以征顿了顿,神色散漫,道:“蒋小姐。”
  
      蒋慧凡顺着她他的话往下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跟那个喜欢我的曲渡不是同一个人。不过,过两天的拍卖会,你要去吗?”
  
      a市每年都会举办一场拍卖会,说是说拍卖会,但其实是各路企业家相互切磋,相互交流结盟的一场派对了。
  
      只不过派对上,向来都是得带女伴的。
  
      她就想知道,他会带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可惜向以征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他只是说了句:“会去。”
  
      向以征也没有在她这里留很久,只是任由她占了一会儿便宜,就说要告辞了。
  
      蒋慧凡道:“向先生,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女儿。”他的语气重了点,“不过蒋小姐,你可别动一些胡乱的念头。”
  
      她愣了愣,摇了摇头,状似随意的说:“随口问的,我可没有给一个跟我偷-情的男人生孩子的打算。”
  
      向以征皱了皱眉,想说点什么,又咽了下去。接了一个电话,很快就走了。
  
      两人再次见面,就是拍卖会了。
  
      蒋慧凡今天是陪同蒋国攀来的,陪了蒋国攀,曲贺阳就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她跟着蒋国攀应酬了一轮,最后看到向以征的时候,他一手揣在西装兜里,一手举着酒杯跟蒋国攀点头示意。看上去十分慵懒,还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贵气。
  
      蒋慧凡注意到他身边并没有女伴,甚至连雌性生物都没有。就一个人,孤零零的。
  
      蒋国攀打量了他一会儿,心里感慨着他跟曲渡的相似程度,除了瘦一点,人斯文并且儒雅一点,其实相似程度非常高。
  
      “向先生怎么没有带女伴?”他套近乎道。
  
      向以征的视线不动声色的在蒋国攀身后的蒋慧凡身上停了一会儿,道:“刚刚来a市,很多东西不太了解。助理倒是提醒过我该带女伴,只不过事情多没记住,给忘了。”
  
      蒋慧凡总觉得他应该是因为自己,所以避免了和其他女人接触,心里甜甜的。
  
      蒋国攀并没有留给他们多少见面的时间,很快又带着蒋慧凡往其他人那里走,她只好拿起手机偷偷的给他发了条消息:[好帅。]
  
      她抬头时,发现那头的男人正好拿出手机来看,应该是看见她的消息了,神色还算愉悦。
  
      ……就是没有回复她。
  
      蒋慧凡继续不依不挠的给他发消息:[今天晚上去我那里吧?我买了几件比较有意思的东西。]
  
      对于这条消息,她也没有抱多少他会回复的希望。不过就在蒋慧凡要收起手机的时候,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她看了眼,惊讶了。
  
      [好。]
  
      [等会儿晚点,等我一起走。]
  
      蒋慧凡下意识的抬头,再次往不远处的男人抬头看去,他依旧跟别人在闲聊,注意力没有往她这个方向转移半分,换作是谁,估计都看不出来,他们有一腿吧?
  
      她低头回了句:[可以。]
  
      蒋慧凡太过专注,撞上了人都不知道。她连忙道歉道:“对不起。”
  
      “怎么走路还是这么不看路?还好撞到的是我,要是是别人,指不定给你撞出什么毛病来。”曲贺阳无奈道。
  
      蒋慧凡觉得自己运气背,随便撞个人,居然都能是曲贺阳。
  
      好在今天有蒋国攀在,他没怎么纠缠自己,而是去跟自家父亲闲聊去了。
  
      他身边跟着的女人的曲如岁。
  
      蒋慧凡跟她的关系不算好,但是好歹认识,这会儿也只好跟她一起了。
  
      她陪着她去拿了碟甜品,听见曲如岁道:“我堂哥怕惹人非议,请不到你做女伴,女伴都要找自家妹妹。”
  
      “你想表达什么?”
  
      “我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能让女人放心的好男人不是吗?”
  
      蒋慧凡笑了笑,没否认。
  
      话没错,只不过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的男人还连女伴都不带,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来的呢。
  
      反正一对比,她是觉得高下立判了。
  
      不是一类人,真的很难玩到一起去,蒋慧凡跟曲如岁就属于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类型,两个人也很快心照不宣的去找自己的圈子。
  
      曲如岁有不少朋友,蒋慧凡有傅清也。至于曲如岁跟傅清也,那更是无话可说了。
  
      就连苏严礼看到曲如岁,也只是点头示意,不会多说一个字。毕竟他老婆吃醋起来,虽然可爱,但是他吃不消。
  
      拍卖会开始的时候,蒋慧凡跟曲贺阳向以征分到了一张桌子。
  
      她心如明镜,这大概是曲贺阳安排的。至于举办方,怎么可能不卖他一个面子呢?
  
      不过能跟向以征一张桌子,蒋慧凡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场拍卖会的钱,最后都会捐出去。
  
      有代表性的人物,至少都会拍下来一样,不论东西如何,只是为了起一个带头作用。而没什么威望的,也不敢拍,怕抢了风头。
  
      曲贺阳拍了一条项链送给了蒋慧凡。
  
      碍于人多,也不想让外人看笑话,她没有拒绝。
  
      随后向以征也拍了一条。
  
      曲贺阳挑眉道:“向先生也要送人?”
  
      “嗯。”他没有多说。
  
      蒋慧凡心脏砰砰直跳,觉得他大概是要送给自己的。因为她一直喜欢这类复古的首饰,曲贺阳跟向以征拍下的,都是复古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