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变成了恶龙 > 第一章 咆哮之沙

第一章 咆哮之沙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些许阑珊的灯火下,映照的通红的熔火大厅中。
  
  黑色的巨龙面对着巍峨如同城墙般高大,蓝晶为框,宝石为柱的位面之门,狰狞的龙脸上有些踌躇。
  
  歌顿的确有些犹豫。
  
  毕竟旅法师手札中上次它在离开瑞卡岛前也翻阅过,除了【妖精之森】也就是妖精荒野那个位面的知识外,再无其他,这也是当时歌顿为什么选择去妖精之森的缘故。
  
  如今也已经是它的第二次位面之行,虽然歌顿还是能够选择比较安稳的妖精荒野,毕竟那儿还有它的冒险同伴与盟友,在那里的收获肯定不会比其他地方要少太少,至少也算是一个熟悉的根据地,但考虑到妖精荒野并不能解决它的燃眉之急。它现在极其需要的是通过战斗磨砺来获得天赋以及足够的宝物,而不是在一群人的保护下,或者说有意的关怀下,进行过家家的游戏。
  
  当然,才不是那里还有一头歌顿目前无法解决的生死仇敌,传奇紫龙的原因。
  
  它一切都是为了自由!而巨龙的强便强在自由。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是金属龙还是色彩龙,亦或是其他种类的真龙,它们培育的所有雏龙几乎在少年期就会被驱逐出巢穴的原因。
  
  躺在温室中的花朵,又如何历经风雨,搏击长空!
  
  歌顿看着手中的两个媒介物一时伫立不动,眼神犹豫,到底是先用哪个?
  
  在即将出发前,歌顿还是没有确定下来。
  
  不过这道蓝晶为框架的位面之门,那颗哥布林头颅大小的白色宝石则依旧一动不动,只有那位面之门的铁门正源源不断如同冰库般在熔火大厅周围散发寒意,似乎是在催促歌顿一般。
  
  歌顿置若罔闻,它喃喃道。
  
  “怎么会没有呢?”
  
  临行前有些不甘心的歌顿再次尝试翻了翻随身携带,早已被它翻了无数次的旅法师手札,似乎是想在上面寻找答案。
  
  说实话,它有些无法理解!
  
  毕竟没道理妖精之森在旅法师手札中都有详细描述,其他两个媒介物却没有!这很离谱!——虽然那信息已经在妖精荒野中过去了几百年,但手札上或多或少还是给了它在异世界一些讯息,而且,怎么都比满头抓瞎,没有线索要来的好。
  
  不过,惊喜总是来的那么意外,待到歌顿才刚刚翻到第三页手札,它就感觉隐约有些不对。
  
  它立刻翻了回去,第二页的第八行,逐字逐句的看了过去。
  
  曾经哥尔摩丹在这里说过的一句“那翠绿色的光幕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这是哥尔摩丹在写这本旅法师手札时,回忆起他往昔在妖精荒野中度过的日子时写下的话,毕竟无论是妖精荒野的景色还是故事,都让他有些留恋。
  
  但这一句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句歌顿从所未见的话。
  
  “失落的禁忌下到底埋藏着什么,我不知道,或许等我成为......”
  
  后面早已被涂黑,只有这一行残缺的字。
  
  让歌顿有些看不懂,但这个前兆与字体下隐藏的信息,让歌顿几乎是瞬间便明白了!
  
  毋庸置疑,这几十天的时间中,旅法师手札已然发生了歌顿无法察觉到的潜移默化的变化。
  
  如今的旅法师手札,原本的妖精之森的故事脉络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歌顿从所未见的位面故事。
  
  “失落的禁忌,那是什么?”
  
  疑问在心中,但歌顿的爪子并未停歇,旅法师手札还在不断翻页。
  
  等到旅法师手札被翻到一半时,歌顿才找到了第二处与之前开头的短句交相辉映的句子,也是歌顿从未见过的。
  
  “纪念我在失落的世界——阿波尔旅行的二三事——哥尔摩丹!”
  
  这是一切的起始!歌顿顿时兴奋起来了!
  
  同时,它的狰狞利齿下也清晰的吐出了几个音节,它缓缓的念出了这句话,声音中颇有种庄重的感觉,如果无视这句略显轻佻话语的意义的话!
  
  而再歌顿说完之后,它便用自己空闲的另一只漆黑利爪,轻轻从胸前鳞片下的次元袋中掏出一个并不起眼的事物,一颗貌似是刚刚从沙土中挖掘出来的普通黄褐色石子。
  
  正是名为【咆哮之沙】的媒介物,也是前往失落的世界阿波尔必不可少的材料。
  
  它将这枚在火焰下格外厚重的石子放在自己脸盆大小的竖瞳前,竖瞳微微收缩,它认真地观摩着这颗从塔灵那获得的媒介物,暗金色的竖瞳中似乎在酝酿着说不清的情绪。
  
  “这就是传奇法师的恶趣味吗?死了都让龙烦心!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目的!”
  
  歌顿啐了一口,在心中吐槽道,这种法师独有的掌控欲与恶趣味让它略显不喜。
  
  但想到手中已经认主的怀表,与其他收获,歌顿还是真香,继续翻看。
  
  当然,如果歌顿它知晓曾经乔伊为了转职旅法师,按着手札转职,遇到的糟心事,就知道这个恶趣味并不是针对它,而是针对他所有妄图想要继承他旅法师遗产的生物,也许就不会有那么生气与恼怒!
  
  当然,这事出现也让歌顿大抵明白了这个手札的意义。
  
  “这是作为节点的更迭与继承!”
  
  简单来讲,哥尔摩丹的传承就是一个“另类的冒险闯关系统”,虽然不是只有闯完这一关才能去下一关的设置。
  
  但给予的线索,也会让歌顿前往那个世界位面的决心加重砝码,让人不由心动。
  
  显然,这个实验告诉了歌顿,倘若想要收获更多,那么按照安排好的世界慢慢走下去,它将会得到它想要的,大抵便是这个意识。
  
  也是哥尔摩丹给予继承人的一种另类新手大礼包。
  
  三个有资源的世界!
  
  并且,如果它猜的没错,不出意外的话,那第三个媒介物的世界故事,应该也会在它完成第二个世界的基本任务,外加传奇怀表转好后,就会如约出现。
  
  而也随着一页页手札被歌顿那粗大的爪子轻轻捻过。
  
  失落的世界,阿波尔的风土人情,也随着哥尔摩丹以第一视角“我”的文字讲述,绘声绘色的出现在歌顿的脑海中。
  
  “我发誓!我快吐了,这是我成为法师以来,坐的最眩晕的一趟旅行了!这差点让我中午在友善者之锤酒馆吃的招牌熏羊腿都要快吐出来了,但下一刻,我吐出的东西又咽了回去,天呐!这里是魔法女神的神国吗?我到底被那个文字带到了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