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的是幕后黑手 > 第四百零六章 魔术

第四百零六章 魔术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文征明确实没有想过苏溪在他离去之后会遇见些什么,毕竟该遇到什么都是苏溪自己的命数。
  
  文征明不可能帮苏溪迎接他的命数。
  
  人生在世,所有的事情其实只有自己能够经历。
  
  至于其他人都是看客罢了,偶尔他们看得不顺眼的时候会发两句牢骚,但是实际上对于演戏的人来说,无关痛痒。
  
  所以文征明也不过是将苏溪当做一个他生命之中的过客,既然看得顺眼,那么给对方一些好处也无妨。
  
  至于得到好处之后,对方会干什么,文征明是懒得想的。
  
  这个世界之上人太多了,他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要想一遍。
  
  这是无聊而无趣的事情。
  
  ………
  
  此时大漠的戈壁之中,烈日高悬在天空之上是,散发着炙热的光辉,炙烤着大地。
  
  荒芜的大漠之中,一个人影也没有,甚至连鸟兽都看不到。
  
  只有那无尽的戈壁,呈现在天地之间。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远方传来,那是火车的轰鸣声,带着独特而极其有辨识度的节奏。
  
  一辆极其有年代感的火车开在这片大地之上,这是特快列车,当然对于现代科技来说,这着实算不上快。
  
  西北大漠之中,多数人开车的速度都要比这快得多。
  
  但是它的名字确实叫做特快列车。
  
  这辆车不仅名字和长相有年代感,而且内部也极其有十年前的感觉。
  
  文征明现在就坐在其中,抬头望着远处的风景。
  
  在他的身边,三个身材魁梧,挺着将军肚的男子正在打牌,他们三个都是光头,或许对于中年男人来说,秃顶是一把杀猪刀。
  
  这几位显然已经死在这把杀猪刀下了。
  
  不过他们显然也不在意,在这里很多人也不在意这些,他们多数都喜欢留光头。
  
  而另一头,有着一个小姑娘,此时正靠在那椅子上,她的神情有些疲惫,但是双目却异常的澄澈。
  
  她的身后,是她的母亲,此时正靠在座椅上睡觉。
  
  文征明没有看他们,但是却能够感知到。
  
  他的修为越发高起来之后,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已经不太像是人了。
  
  即便是不看,他也能够感知到的周身的环境变化,甚至可以看透对方心中的想法。
  
  文征明有时候会特意将自己的感知屏蔽掉,这样才有些生活的趣味,不是所谓的全知全能。
  
  就在文征明看着远处的风景的时候,一道声音在文征明的耳边响起,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先生,您是什么时候上车的?”
  
  文征明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位列车乘务员,笑着道:“我是刚刚上车的,你估计没有值班,所以没有看到我。”
  
  “是吗?”
  
  列车乘务员的眼中带着些许狐疑。
  
  文征明打趣道:“是的,我总不能是从戈壁之上爬上来的吧?”
  
  列车服务员笑了笑,也觉得这是一句玩笑。
  
  他没有查票,过多的查票对于她和这个列车之上的乘客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毕竟这是硬座车厢。
  
  而且这个硬座车厢要行驶三天两夜,六十多个小时,所有的乘客都不堪疲惫,这个时候查票是遭人厌烦的事情。
  
  毕竟上车的时候已经查过了票。
  
  “大约是我看错了吧!”
  
  列车乘务员说了这句话之后,转身离去了。
  
  文征明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说实话一般来说列车员是不会和乘客说话的。
  
  这位列车员大约是好奇吧。
  
  文征明这样想着,但是没有去探查对方究竟想了什么。
  
  看了一会风景之后,文征明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看了一眼那位小姑娘。
  
  她大约有着三岁左右,可能要小些,此时小姑娘正好奇的打量着文征明。
  
  说实话,文征明在列车之中确实有些显眼,毕竟大家的脸上都有着疲惫,但是文征明却丝毫没有。
  
  他只是静静看着远方,看着风景,甚至连一丝丝的汗渍都看不到。
  
  “我脸上是有东西吗?”
  
  文征明笑着看着小姑娘。
  
  小姑娘没有说话,像是有些怕生,也像是怕吵醒了她的母亲。
  
  她只是摇了摇头,带着婴儿肥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眨了又眨。
  
  文征明轻笑着道:“那你看着我干什么?”
  
  小姑娘像是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出两个字:
  
  “好看!”
  
  文征明哑然失笑,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小姑娘夸了。
  
  他低着头看着小姑娘,道:“谢谢你的夸奖,想看魔术吗?”
  
  小姑娘闻言眼睛亮了一下,道:“叔叔会变魔术吗?”
  
  文征明点了点头道:“我会很多很多魔术,嗯……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之上最厉害的魔术师了。”
  
  “你想要看吗?”
  
  这时候,那位睡着了的母亲,从睡梦之中行了过来,她似乎之前就醒了,听到了自己孩子与文征明的对话,对着文征明笑了笑。
  
  有人喜欢自己家的小孩,作为一个母亲总是喜欢的。
  
  文征明笑着回应,然后伸出了手合在一起,放到了小姑娘的眼前道:“你想要变出来一些什么?”
  
  “白鸽子?”
  
  三岁大的小姑娘咬了咬手指,思索来一下缓缓道。
  
  或许是小姑娘之前看过类似的魔术,才会说变白鸽子。
  
  人总是这样,说到某些自己熟悉东西的时候,总是会说自己看到过的熟悉的表演。
  
  “白鸽子?”
  
  文征明笑着道:“你喜欢白鸽子吗?”
  
  小姑娘咬着手指头道:“我喜欢白色的,嗯………还有漂亮的。”
  
  文征明哑然失笑,这小姑娘这么小就已经是严肃的养殖外貌协会的尊贵会员了吗?
  
  果然……人喜欢漂亮的东西,大约是天性吧!
  
  “你觉得白鸽子漂亮吗?”
  
  小姑娘闻言犹豫了一下道:“嗯………如果它乖的话就漂亮。”
  
  文征明挑了挑眉毛,道:“怎么才算是乖?”
  
  小姑娘闻言一字一句地解释道:“让我摸它的脑袋就是乖,奶奶的家的大花猫就不乖,老是不让我摸。”
  
  小姑娘的母亲用手指按了按她小脑袋道:“还不是你要拔它的胡须,才不让你摸得。”
  
  小姑娘伸手拨开了母亲的手指,挣扎地道:“可是我就是想要看看啊,我没有长胡须啊!”
  
  说着着小姑娘还比划了一下,道:
  
  “而且………大花猫的胡须好长的,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长的胡须。”
  
  小姑娘的母亲嘟囔道:“那你拔一根也就够了,为什么都拔了?”
  
  “因为想要看看没有胡须的大花猫是什么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