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27

2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由于掌管了一部分账册,袁沁变得忙碌起来,时常不见人影。账册中许多明文细节需要查看核对,对不上号的账目需要去纠正。她是忙得不亦乐乎,倒苦了府中一干人等,少爷的脾气愈发大了,动不动就火冒三丈,犹如炮仗一点就炸。
  
      袁沁一边要查账,一边要应付他的死缠烂打,颇有些烦乱,可接下来几天突然没人在旁边缠着她,耳根也清净不少,她却不适应起来,去他院子也寻不到人,便随手抓住一小厮询问。
  
      那小厮战战兢兢道:“少爷出府与人斗蟀去了,他吩咐过不许告诉您,您可千万别说是小人说的。”
  
      斗蟀?袁沁蓦地眯眼,这个败家子,果然没多久就心痒痒了。
  
      望着她自带火花的背影,小厮望天泪奔,少爷,真不是我出卖你,实在是少夫人的眼神太吓人了,小的扛不住啊。
  
      掖县最大的斗蟀坊,自设赌局以来客源不断,为了争夺‘蟋蟀王’的称号以及那百两黄金,是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更多的人却是为了那百年一见的奇蟀,传闻这奇蟀战无不胜,百年不死,而它的主人就是这间赌坊的东家——孙敖天。
  
      他从京都而来,屈就这掖县城,为的是将这奇蟀寻个主顾,这次举办赌局也是为了在中挑选有缘人。听闻有这么个宝贝,各世家商户公子趋之若鹜,就为了得到孙敖天的慧眼识中。
  
      袁沁到达斗蟀坊,一见她手上捧着的蟋蟀罐,门口便有人乐呵呵的将她迎进去。
  
      “姑娘,你要玩多大一注的,这儿从一文到一百两银子的都有,本赌坊还可先赊帐,若是你银两不够,可先签下欠条,赌坊会资助您银子,不管您需要多少在这儿都能办到……”
  
      耳边的声音聒噪不止,望着这人龙混杂、乌烟瘴气的场所,袁沁只感觉这是个无底洞,一旦卷入进去便再也爬不出来,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这里不乏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也不缺浑噩度日的酒鬼,更多的是迷失自我忘情投入进斗蟀激情中的公子少爷,他们有的是大把的时间金钱,他们追求的便是这种胜败一瞬的刺激。人生的大起大落、天堂地狱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或哭或笑亦或者癫狂,皆在那成败的一瞬间。
  
      其中有一人例外,他只是丧心病狂的喜欢看撕咬的场面,且还是长久的撕咬,蟋蟀好斗,这点十分入他眼,他喜欢斗蟀时这其中漫长的等待过程,当然,胜利也是必须的。
  
      袁沁寻了一圈,正看见这败家子脚踏凳子,临于人上,手拿着大把银子潇洒扔桌的欠扁模样。
  
      有位相貌艳丽的女子注意到他,娇羞的靠近,一不小心碰倒了他凳边的罐子,踩死一只蟋蟀,他立马怒目而视,猛砸一锭银子,正中脑门,那艳丽女子两眼一翻,当场砸晕,被堵场人连忙抬走,他却跟没事人似的,接着斗蟀,整个人死死盯着。
  
      袁沁一手捂脸,极想装作不认识他。
  
      上次勇猛斗胜的黑蟋蟀,这次却焉了吧唧的,蒋焃也不知输了多少,输了这把就接着来,他这副挥金如土,豪爽无畏的模样引起了东家的关注。孙敖天盯了半晌,朝身边人点点头,那人领命躬身退下。
  
      好不容易胜了一把,蒋焃哈哈大笑,眼角瞥见一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熟悉倩影,笑容僵在脸上,脚下趔趄摔下凳去,瞬间起身拍拍灰,大步走过去,表情凶狠。
  
      “小丫头,少爷我就是来过过瘾,这是你来的地方么?”不知道这里有很多男人虎视眈眈么,他的女人岂容旁人看了去,原本还想教训两句,却在她的瞪视下自动消音,顷刻奄了,连忙垂头认错。
  
      不管在外面多嚣张跋扈,一见了她,就像猫见了耗子,整就是一怂货,还是个心甘情愿的怂货。
  
      他这副与方才截然不同的态度惊掉一众下巴,蒋焃可是在掖县赫赫有名的人物,只要有斗蟀随叫随到,砸钱丝毫不手软。就是有一点,若是在他没尽兴前有人打扰,那便如海啸席卷,寸草不留,对斗蟀可谓是入魔之极,眼下居然有人能令他毫不留恋的抛弃战局,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蒋焃以为小丫头定然是生气了,忐忑不安的偷觑一眼,却见她蓦地展颜一笑,天真烂漫道:“少爷,我也是来过过瘾的。”说着颠颠手中的小黑罐子。
  
      深知她个性的蒋焃,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战局再次开始,不过斗蟀的人变成了袁沁,蒋焃一脸苦逼的守在她身边,碰见有人盯着小丫头看的,便一记眼刀杀过去,还差点跟人撸袖子干起来,直到袁沁不满的敲打,才老老实实待在原地。
  
      似乎是运气不佳,她一直在输,手上连同蒋焃的银子全部输光,赌场的人出面给她签了一千两的欠条。
  
      作为她的对手的男人,脸上长满了麻子,此时好不得意,简直当她是冤大头来宰。
  
      “怎么样,再输下去,你们可出不了这赌坊了。”
  
      袁沁扬起脑袋,唇微微嘟起:“谁怕谁,大不了我把家里的银子都给你,就怕你不敢。”她就像是刚踏入赌圈的新手,被这赌局急了眼,迫不及待的要赢回来。
  
      麻子男笃定她什么都不会,她身边的蒋焃也是无用的富家少爷,当即大手一挥压上全部身家,连同田地房产。
  
      谁知刚才还一直输的蟋蟀,瞬间变得精神抖擞、雄纠纠气昂昂,咬下对手坚硬的脑袋,这一切只在瞬息间,麻子男兴奋的表情还僵在脸上,最后输得只剩这一身衣服,哭爹喊娘的被扔出赌坊。
  
      “小丫头,你赢了,哈哈哈……”全程无反应的蒋焃,此刻却比自己赢了还要高兴,激动的将她抱起转圈。
  
      “东家,小的打听清楚了,他乃是掖县蒋府的独子,更是这方圆百里的纨绔子弟,最好斗蟀酗酒,蒋府的产业多不可数,这块肥肉要是被咱们吞下了,那……”
  
      孙敖天望着赌坊中央,那纨绔抱着个容貌秀丽的丫头狂笑不止,他露出势在必得的邪笑,缓缓转动手上的翠玉扳指。
  
      秀丽的丫头略有所感的回头朝他瞥来,唇轻勾,又转回头去。
  
      赌坊闷热,他不知为何,后背竟冒出一层冷汗。
  
      前世,蒋焃日夜沉迷斗蟀,每天靠饮酒度日,最后得知有奇蟀存在,并且赌坊东家看上他的能力,决定以三万两银子卖给他,这点银子在蒋焃看来并不多,想也没想便签订契约。
  
      孰料这奇蟀拿回家后不出一夜便死透了,还不待他寻上门去,赌坊东家倒带着官差找来,说他已经把蒋府的产业全部输给了赌坊,并有字据为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