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26

2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前一片烟雾缭绕,拨开浓雾,赫然露出茂林深篁,竹烟波月,犹如人间仙境,见到此情此景,袁沁无法抑制心中的悸动,仿若有人在不远处召唤着她,唇轻颤,绕过一根根青翠的竹子,紧张的四处寻找……
  
      “沁儿……”清润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带着强烈的喜悦与数不尽的柔情,“你回来了。”
  
      袁沁蓦然回首,那人立在面前,一袭白衣淡蓝罩衫,手持玉笛腰悬玉壶,她还来不及欣喜,就见他从脚部开始化为一阵烟雾。
  
      “不!”袁沁惊呼出声,快速向那奔去,伸手想要留住他。
  
      烟雾并未散去,丝丝汇聚成缕,围在她指尖缠绕,温柔且眷恋,骤然一人出现,自身后拥住她,霸道宣言:“你是我的。”
  
      袁沁再度凝神望去,见他一点点变成熊孩子的模样,两张面孔不断转换,却又奇异的融合,最后变成蒋焃的笑脸,低眸吻下。
  
      她诧异睁大眼,周围蓦地卷起了狂风,雷电交加中,天空出现巨大的黑洞,轰隆隆的席卷一切,身体失重,不由自主的向上飘,她向后伸去,想要拉住他,却抓住一片虚无,惊惶回头,哪还有他的影子。
  
      无边天际飘来呼唤:“主神归位……”一声一声,回荡在耳边,犹如魔咒。
  
      “不要……”惊叫着猝然从梦中惊醒。
  
      袁沁胸口剧烈起伏,一阵阵闷疼,额上汗珠滴落,眼前黑雾散去,正对上淡蓝床帐,一如梦中陶醉的罩衫,她怔忪,一时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两眼无神显得呆呆的。直到额上袭来一抹暖意,温柔拭去汗珠,她愣愣转头,神情迷迷瞪瞪,正对上一赤-裸、宽广的胸膛,还有他来不及收回的手,视线往上移,一张俊惑的面庞出现,柔和宠溺。
  
      “呵……”蒋焃莞尔,丹凤眼愉悦的眯起,更显狭长,“你总算是醒了,梦到了什么,恩?”
  
      他万没想到小丫头刚醒时这般迷糊可爱,眼睛圆溜溜的,含着懵懂的水光,让他直想抱进怀里揉揉。
  
      想罢,身体比脑袋更快的行动了,倾身熊抱住,下颚放在颈窝蹭蹭,薄唇靠近肌肤最近的地方,望着眼前这抹玉白,忍不住凑上去轻舔。
  
      酥麻如电击的感觉总算让袁沁从恍惚中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外衣已经不见了,只着白里衣,因磨蹭领子微微下拉,露出细瘦的肩膀和漂亮的锁骨,这人正凑到颈脖处吸允。
  
      她瞳孔蓦地紧缩:“你为什么……在我床上?”最后四字从齿缝中挤出,语毕,一记旋风腿,‘碰咚’一声重物落地,紧接着痛苦的嚎叫声自床底响起。
  
      “你这臭丫头,嘶哦,哦哦哦……”蒋焃蜷缩在地上,捂着裆部,五官皱成一团,痛得左右打滚。
  
      袁沁寻到外衣,径自穿好,施施然跨过他,突然被抱住小腿,她低眸,见他生不如死的表情上,竟还有些委屈。
  
      “你干什么?松手。”
  
      “就不松,还不扶少爷我起来,哼哼……”蒋焃带着颤音的哼唧声,成功勾起了袁沁的罪恶感,再看看周围,这显然是他的房间。
  
      明白自己闹了乌龙,干咳两声,颇不好意思的蹲身扶他起来,蒋焃软绵绵的靠在她身上,压得她半弯腰,蒋焃微微咧嘴,整个身子完全依靠过去。
  
      “你够了啊。”袁沁瞥眼,咬牙撑起他,“踢你一脚怎样,有本事你就打回来,再说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我怎么会跑到你房间来,别告诉我是自己走过来的。”
  
      蒋焃把身子压低,无辜道:“是你自己趴在石桌上睡着的,怎么都叫不醒,未免让你受凉,是本少爷好心把你抱回房间,让你舒服睡到天亮。”说着,一脸还不快感激我的表情。
  
      袁沁羞愤的闭眼,蓦地反手将他推倒床上。
  
      “听着,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请叫人把我带回自己的房间,明白了吗?”
  
      “哦。”蒋焃四肢瘫软的躺在床上,神情颇像受尽凌-辱的小媳妇。
  
      袁沁嘴角抽搐,转身疾走,猛地拉开门,排队到达门外的丫鬟一见她皆傻眼,打碎洗浴用品的声音此起彼伏。
  
      因少爷昨晚交代,不必在辰时唤醒他,亦不许任何人打扰,谁知日上三竿了还不见人影,夫人早膳时已问过一次,这才派人过来,以防少爷睡久了伤身,孰料竟看见这一幕。
  
      青竹姑娘头发散乱,衣衫褶皱,颈脖处还有暧-昧的红印,正从少爷房中出来,两人昨夜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难怪少爷昨日特意吩咐不要让人打扰他休息。几位丫鬟皆红着脸,低头恭顺的收拾打碎的东西。
  
      被一行人撞见,袁沁更加羞恼,气冲冲甩袖而去。
  
      几位丫鬟望着她的背影交头接耳,不出半刻,满府皆知少爷和青竹昨夜睡在了一起。蒋夫人听闻,手中琉璃祥云杯碎成两半。
  
      “我日前才威胁他要把那丫头赶出府去,只要他好好给我娶亲,这下又闹得人尽皆知,他这是在跟我挑衅么?”
  
      蒋老爷哈哈大笑,说道:“儿子不输老夫当年风范,这一手釜底抽薪玩得好,玩得妙。”
  
      蒋夫人无语的睇他一眼,不想理这为老不尊的。
  
      “我看儿子是真的对那丫头动心了,你何曾见过他这样待过别人。”蒋老爷递给她一支涮好的笔,笑道:“难得儿子喜欢,我们又何必阻拦呢,这门户之见也该摈弃了,当年我身无分文,你不一样嫁给我,多年来,这偌大家财不也创出了么。”
  
      蒋夫人叹道:“我又何尝不知,看焃儿平日对青竹宠溺有加,就是我说一句都不成,那丫头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焃儿虽时常被她惹得跳脚,却不曾打骂过,只是……”
  
      笔尖润上朱砂,在账册上勾出,接着道:“只是,焃儿性子桀骜不顺,家里的生意也从来不碰,要是没有个贤妻来帮他,我怕等咱两百年之后,必然生活潦倒,这才想找个门当户对的,青竹虽好,却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这偌大的府邸她哪管得过来?”
  
      “呵……”蒋老爷笑着摇摇头:“我看这丫头未必管不了,瞧她行事作风,浑身气度,哪有一点小门小户的吝啬拘谨,就凭她能让儿子乖乖听话,这点就不简单啊。”
  
      “相公的意思是……”
  
      “你拿出一部分账本让她管,看看再说,上次是丫鬟不守规矩,这次可是你宝贝儿子自个的主意,要是他不愿意,早就暴跳如雷了,哪还会平静到现在。”
  
      话虽这么说,可蒋夫人还是不甘心,气恼道:“这事必不能让张家知道,好不容易得来的亲事,我可不想打水飘。”
  
      蒋老爷自背后握住她的手,在纸上写出行云流水的四字——万事随缘。
  
      蒋夫人不解,他笑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张家那边跟人道清原由,虽说男子三妻四妾实属平常,但张大人必然不愿让他千金委屈,这亲事若是不成,那也是造化。”
  
      “早知如此,我便不该这般张扬的去提亲,平白害张家小姐受委屈了。”蒋夫人垂眸道。
  
      蒋老爷叹口气,拍拍她的肩膀,浅声安慰。
  
      接连两天早上醒来都是在他床上,袁沁气得直揍他,把蒋焃的抗打击能力迅速提高,夜幕降临,她仔细检查清楚,确定门窗关好,也是躺在自己的房间才放心睡下,谁知翌日一睁眼,依旧是熟悉的淡蓝床帐。
  
      夜里睡得好好的,她又不会梦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等丫鬟们退出去后,袁沁忙爬起穿衣服,回想起丫鬟们一个个诡异暧昧的眼神,心里万分憋屈,瞧蒋焃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她气得一拳挥去。
  
      蒋焃猝不及防挨了一拳,下意识的想要还手,又堪堪停住,转而委屈的摸着变得青紫的地方揉揉。心想这小丫头定是上天派来克他的,怎么每次碰见她,自己都不忍心呢,哪有人敢向她一般向他动手啊,换作别人,早被他乱棍打出去了。
  
      见他还敢露出委屈的表情,袁沁瞪一眼,怒道:“说,你到底对我干什么了,是不是用了迷烟?”她昨晚特意提高警惕,居然都没有丝毫反应,连怎么跑他房里的都不知道。
  
      “迷烟这么下三滥的东西,我怎么会用呢。”蒋焃昂首,骄傲道:“那可是上好的‘醉香’,功效是以助睡眠,清香宜人,不会对身体有任何的伤害,多少人想要还找不到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