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24

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蟋蟀打斗的方式是以头部相撞进行的,因此,蟋蟀的优劣也在于头部的颜色以及大小,陈志豪的这只蟋蟀头部呈凸起状,透着青金色,属于上品。
  
      相比较之下,蒋焃这只就稍显逊色得多。只因上次与人打赌,他输了最上品的那只,因此才心情不畅,回家后发了顿火,现在能拿得出手的只有稍次一些的。今日见到与输掉的那只不相上下的上品蟋蟀,心情甚是激动,如果不能与之一较高下的话,他是不会甘心的。
  
      陈志豪一路从正堂走来,早已摔了个鼻青脸肿,导致他那张脸更加惨不忍睹,到底是纨绔中的战斗机,摔成这样他也不介意,一心只想斗蟀。
  
      “蒋兄,你这院子里的东西怕是花了不少银子吧。”陈志豪背着手弯下腰,目不转睛地看挂在院子里的蟋蟀笼,因他里面穿着白锦衣,外面是件大绿褂,远处一看活像只癞蛤-蟆。
  
      袁沁略瞥一眼就扭过头,掩嘴而笑,肩膀微微抖动。
  
      蒋焃看看她又看看陈志豪,不悦的蹙眉:“臭丫头,傻站着干嘛,还不去给本少爷沏茶。”
  
      “哦。”袁沁奄奄应着,用肩膀撞开他,颠颠去了。
  
      “臭丫头,下手没轻没重的。”蒋焃揉揉被撞疼的胸膛,气得直咬牙。
  
      陈志豪颇感有趣的盯着他们,忽而笑道:“蒋兄,你这丫头有点意思,哪像我家的那些,呆板无趣,就像只死鱼。”
  
      “她?”蒋焃冷哼,拿根草逗弄罐子里的蟋蟀,“不过是个没大没小、没上没下的臭丫头,这一天光顾着跟她斗气顶嘴去了,整得我什么东西都没吃便已经饱了。”说着手下一用力,蟋蟀被他戳得一翻,吱吱直叫。
  
      这下给陈志豪心疼的,连忙将蟋蟀从他手中救下来,埋怨道:“你为何下手如此重,要弄坏了我的宝贝,你从哪赔我,莫不是你怕输给我,才下如此狠心的吧。”
  
      “哼。”蒋焃将自己的宝贝蟋蟀倒出,“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我要是输了,甘愿给你纹银五百两,如何?”
  
      “蒋兄,你也太小瞧我了些,就拿这么弱的跟我的‘杀四方’斗,别说五百两,就是上万两你都不够给我的。”陈志豪指着那只小蟋蟀,语气很是张狂不屑。
  
      “你要多少就赌多少,只要你赢了我。”
  
      袁沁端着茶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豪言壮语,差点被活活呛死,无奈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这个败家子,家产万贯也不够他这样败得呀,难怪原剧情里会落得一朝落魄的下场,五百两银子已经足够一户普通人家吃穿不愁的了,他眼也不眨的就往外扔,还任别人要价,分明没把金钱当回事。
  
      “好,还是蒋兄爽快,那我就不客气了。”陈志豪将两只蟋蟀放在一起,战局一触即发。
  
      两人的脑袋围到了一起,眼睛死死的盯着罐里的蟋蟀,一开始,蒋焃的蟋蟀便落了下风,杀四方来势凶猛,速度惊人,一把咬住黑蟋蟀的腿,黑蟋蟀几番挣扎侥幸逃出,杀四方乘胜追击。
  
      “哈哈,好啊,杀四方干得好,咬死它。”陈志豪得意的在一旁大声叫喊,大腿拍得震天响。
  
      蒋焃此时两眼狠狠的盯着那两只,也不甘示弱道:“黑子,快上,亮出你的本事。”
  
      黑蟋蟀并不能感受到他的焦急,依然只是处于防守的状态,面对杀四方的强势进攻,他步步后退,直至边缘,眼见杀四方做出了扑杀的姿势,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其中以蒋焃为甚,他急红了眼,一边厉声叫喊着,恨不得以身替之。
  
      袁沁瞥一眼,在心中默默叹气。这哪是兴趣而已,分明是将蟋蟀看得比命还重,怨不得家产会被他给败光,这要被有心人知道,随便弄点极品的蟋蟀来,这家伙怕是双手将财产奉上,还对人家感激涕零。
  
      “蒋兄,你就承认吧,我的杀四方就是强,我原以为蒋兄是个难得的对手,没想到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嘛。”
  
      说罢,陈志豪将目光对向了袁沁,仔细一看,这姑娘竟有几分可爱,精致的五官组在一起,很是耐看,尤其是那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灵气十足,要再养一养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他摸了摸下颚,色眯眼道:“这丫鬟倒是合我胃口,银子我不要了,不若将赌注改为她如何。”
  
      此言一出,不止蒋焃心火蓦起,就是袁沁也难得的给了他一个正眼。
  
      “不行。”蒋焃一双丹凤眼蓦地眯起,言辞拒绝,“你换一个,只要我府中有的。”
  
      “可我只想要她,这有什么不妥么,还是蒋兄不敢?”陈志豪原先经常与人斗蟀,以侍妾通房为赌注的比比皆是,只是玩物而已,大家玩腻了就会换着玩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蒋焃此时看他的眼神不再是什么哥俩好了,而是深深的怒火。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生气,不过是个丫鬟,还是与他有过节的丫鬟,可一想到她要去别人的身边,就是有种浓浓的不爽,更何况拿个女人做堵住,他还没下作到那个地步。
  
      那边陈志豪还不知死的叫嚷着:“一个女人罢了,蒋兄这都舍不得?大不了我将杀四方一块送你好了。”
  
      视蟋蟀如命的蒋焃,这次却没答应,甚至愤怒到一拳挥去,却被人半途拦下,只见袁沁抓住他的手臂,笑得异常甜美。
  
      蒋焃气恼的扯回手:“你是少爷我的丫鬟,竟敢帮着外人,给我一边去。”
  
      “少爷你看,咱们这不是快赢了么?”袁沁笑着挡在他面前,指向罐中被咬得半残的黑蟋蟀,杀四方绕着它转圈,好似猫戏弄耗子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