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22

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府里少爷脾气暴躁,稍有不顺心便是砸东西,尤其喜欢砸人,丫鬟小厮送饭过去,往往头破血流的回来。到了上饭菜的时间,厨房内众人你推我,我推你,就是不愿接受少爷房里的工作。
  
      袁沁作为新人,被迫无证上岗,由后厨调往前线,顶着压力迎风而上。
  
      老婆子见不得他们为难人,油腻腻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挡在袁沁面前,一把抢过托盘:“这厨房向来是各司其职,什么人做什么事,竹丫头只负责洗碗洗菜,这送饭的活是该谁干的,就谁去。”
  
      “哟!”一负责上菜的丫鬟听了这话不愿意了,冷嘲热讽道,“她爬上爷床时怎么没想到自己身为丫鬟的本分,这会跟我们谈各司其职,要不是她做错了事,又怎么会被罚到这里,既然来了,还摆什么三等丫鬟的臭架子,就跟我们有多欺负人似的。”
  
      “你们欺负她还嫌少么,我老婆子就是看不惯。”
  
      “别仗着年纪大,就给我倚老卖老,你看不惯又关我们什么事,再说你那点破事谁不知道啊,果然什么样的人就喜欢跟什么样的人聚在一起,你要再说,小心我给你好看。”
  
      “你……”老婆子被气得直喘,一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袁沁忙扶她坐下,转头冷笑道:“原本我送一送也没什么,既然你说起架子了,那我不摆一摆,岂不是白瞎了你安的罪名。”说着,将托盘硬塞进那丫鬟手中。
  
      那丫鬟还没见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傻愣着瞪眼,见管事的来了,忙撒娇跺脚:“管事,你瞧青竹,不过是送个饭菜而已,这会已经误了时辰了,再不送去少爷该发火了,可她还在这端着架子耍脾气。”
  
      管事对她的撒娇十分受用,色眯眯的眼绕着她丰盈的身材转一圈,以拳抵唇干咳一声道:“那个……青竹,少爷近几日胃口不佳,又不愿去大堂用饭,夫人为此担忧不已,嘱咐我们厨房用心伺候,你在主子们跟前伺候过,比较了解主子的脾性,还是你去吧。”
  
      “管事,这可怎么行啊。”老婆子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忙出来阻拦,“竹丫头惹得夫人不高兴,你这会让她去少爷房里,就不怕夫人怪罪么?”
  
      “这……”想起这一茬,管事出了一身冷汗,心想他差点糊涂犯了大错。夫人因为那次的事,严厉警告府中丫鬟,不得接近少爷半步,若青竹真去了少爷房里,还是他让去的,那夫人铁定是要抽皮扒筋的了。
  
      袁沁这会也想起了要会会这名纨绔公子,遂一改态度,笑道:“婆婆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只是送饭而已,就算我不去别人也会去,想必夫人不会责怪,少爷要是发脾气,我躲开就是了。”说着,端着饭菜毅然决然的踏上征途。
  
      老婆子愣在原地,喃喃自语:“这竹丫头怎么还怪高兴的?”说着摇摇头,心道看来是老婆子多管闲事咯。
  
      管事的擦去一头冷汗,一晃神的功夫追出去,人就不见了,那丫鬟也跟了出来,被他一巴掌甩过去:“你这小贱蹄子,送个饭怎么了,要是夫人问罪,你我担待得起么,还不快去少爷那看看,争取在半道上把她给截下来。”
  
      那丫鬟被他一通吼,委屈的瘪嘴,捂着红肿的脸,跌跌撞撞的朝少爷院子里跑。
  
      袁沁不知自己又得罪了个人,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甚在意,端着饭菜悠哉悠哉的观赏沿途建筑,她这些日子一直待在后厨,还从未好好看过蒋家。
  
      蒋家此时确实富足,整个府邸装修就可见一斑,正屋顶上镶嵌着偌大的明珠,也不怕贼人惦记,玛瑙青石用来铺路,假山石雕更是数不胜数,从厨房至少爷的院子,一路上栽种着奇花异草,弥漫着醉人的芬香。
  
      袁沁第一次来却能够准确的找到院子,不过是因为只有少爷的院子里有蟋蟀的声音,而且不只一只,是成千上万只凑到一块,只远远听见那声音就足够让人头皮发麻的了。
  
      刚踏进屋门,一只花瓶迎面而来,她侧身让开,花瓶碎在脚边,从纹路上看,是只上好的白瓷雕花,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厉喝:“都死了吗?现在才送饭菜来,想饿死本少爷吗?”
  
      她蹙了蹙眉,将拖盘高举头顶,低眉顺目的进去,又一只花瓶砸来,她轻松避开,行至桌边,放下饭菜,道:“少爷,饭菜来了。”说着,抬眸偷觑一眼。
  
      还来不及瞧仔细,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劈头盖脸扣下,随之而来的是恶狠狠的威胁:“看什么看,再看本少爷挖了你的眼睛。”
  
      袁沁胸口剧烈起伏两下,米饭与她的发丝黏在一块,欲落不落全堆在一起,眉心间还黏了一粒,脸蛋因为热气一烫晕红一片。这小暴脾气,饶是袁沁也恨不得揍他一顿,这会也不稀得看他了,转身便走。
  
      “站住。”
  
      身后一声喝止,她气呼呼的停下脚步,咬牙道:“少爷还有什么事,饭菜奴婢已经送来了。”
  
      蒋焃斜靠坐在沉香椅上,嫌弃的挑了挑菜:“你就拿这么个东西给我吃?连猪都看不上。”
  
      袁沁不满的回身,刚想应付两句,竟发现他与自己想象的纨绔子弟的形象相去甚远,想起不务正业的任性少爷,脑中浮出的形象就是长相猥琐,也许还脸上带斑,自古以来小炮灰都是这样的,眼前这人却打破了她的三观并且重组。
  
      一双剑眉紧拧,丹凤眼微透着火光,显得精神气十足,鼻挺唇薄,黑发披散着也不束起,只着一身白里衣,衣襟敞开,露出健壮的胸肌,颜值直接爆表。
  
      张素花今生居然能放下这张脸,改投别人的怀抱,看来此人真是败家到一定程度了,连颜值都拯救不了。
  
      此时他也是一愣,眼神先是厌恶又变为不解,半晌后收回看向她的视线,皱眉捂着额头,像是在忍受痛苦般,整个人都冒着火气,烦躁的将筷子一扔。
  
      “怎么是你来,本少爷不是说过再不想见到你这张脸么。”
  
      “是。”袁沁瞥瞥嘴,隐晦的翻个白眼,“少爷不想见,奴婢这就走,保证不碍着少爷的眼。”
  
      蒋焃怔住,欲摔盘子的手停下,心里不知怎的忽然不舒服,眼珠子瞟一会,唤住她:“等会……”
  
      说着起身走到她身边,开始故意刁难:“你回去让人端些好东西来,少爷我吃过的通通不许上,热的不要,冷的也不要,不许加盐,也不能没有味道,红烧鱼不要甜的,辣子鸡不许加辣,就这些了,等我想到什么再加。”说完大少爷挥了挥手,一副我很讲理的样子。
  
      袁沁额角青筋抽了抽:“这些要求怕是很难办到。”他怎么不要三两清风,四两云?这不是明摆着故意为难人么。
  
      “我不管。”蒋焃扬起下颚,嚣张道:“限你一个时辰做出来,要是少爷我不满意,就等着厨房人都跟着你倒霉吧。”
  
      袁沁深吸一口气,蓦地邪笑道:“好,少爷的要求,奴婢一定办到。”
  
      一双眼灿若星辰,让平凡的容颜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蒋焃看得呆愣,一时忘了言语。
  
      这下厨房里可算彻底炸开了锅,一群人急得抓耳挠腮、上窜下跳。
  
      少爷的脾气他们再了解不过了,要是没答应这些无理的要求还好,顶多就是被骂,再不然就是受点皮肉之苦。可要是答应了,那就完了,没脱层皮,少爷是不会放过的,达到这些要求,可比登天摘星星都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