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第11章 聊斋之小翠 一

第11章 聊斋之小翠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袁沁虽是掌管一部分小世界的主神,却始终被主神手册所约束着,完成任务就会立即被送往下一个世界,从上个世界的状况来看,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再睁开眼时,她已经身处于一间古色豪华绚丽的房间,满目的艳色,红的、绿的、黄的都凑在一块,极为扎人眼球。她身上盖的锦被绣着大片的牡丹,不远处的小丫鬟正趴在桌案上打盹。
  
      身上烧得慌,脸上紧巴巴的还有些黏腻,极不舒服,她伸手摸了摸,揩下来一层胭脂粉,也不知这身体的原主擦了多少。
  
      袁沁嘴角抽搐,迅速阅览主神手册。
  
      这又是一个报恩的故事,灵狐为报救命之恩,将女儿嫁给恩人的傻儿子王元丰。这个世界的穿越者是富二代沈翔宇,他占据了王元丰的一半身体,白日里是他,正常、精明、能干,到了晚上又变成痴傻的王元丰。
  
      其实这种现象在现代有一种解释,俗称精神分裂症,王太常可谓是为这个独生子操碎了心,因儿子白天晚上判若两人,他请了无数大夫皆看不出病症,只好求助于曾经救过的灵狐。
  
      灵狐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但可以让王元丰娶到媳妇,王太常失望离去,过两日果然有妇人带着女儿小翠上门。
  
      王太常正想拒绝,只因儿子虽晚上痴傻,但白日里却是个聪明绝顶的正常人,可儿子一听说来人是小翠,立即就应了下来,王太常见儿子喜欢,这姑娘也伶俐漂亮,便也未说什么。
  
      袁沁来的时间有点晚,这会沈翔宇已经开始在发展他的种马事业了,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他,赢得了京城无数少女的芳心,袁沁这副身体的原主就是如此。
  
      原主与她同名,都叫袁沁,是袁家的嫡女,为人有些嚣张任性,在大街上遇见沈翔宇勇救美人的帅气场景后,不可自拔的深深陷了进去,哭爹喊娘的要嫁给他,可沈翔宇看不上花痴女,多番恶整她。
  
      袁沁来之前,沈翔宇让原主大冷天的跳入池水为他捡玉佩,原主也傻傻的跳进去了,这会正发热着。
  
      摸摸已经汗湿透的里衣,袁沁撑起身子下床,踢踏着鞋子至桌案旁摇醒趴睡中的小丫鬟。
  
      丫鬟绿意从梦中惊醒,一抬眼就见小姐杵在跟前,吓得她扑通一声跪地:“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睡着的……”
  
      “好了。”袁沁打断她的话,给自己倒了杯冷茶,“你去找人给我抬热水进来,我要沐浴。”
  
      绿意应诺,忙不迭的去了。
  
      袁沁小啜一口,瞬间从外面凉到了胃里,牙齿直打颤,她放下冷茶,开始怀念有术法的日子,只要掐个诀,就是把冰块煮成温泉都没问题。
  
      这样想着,隐隐感到身体里熟悉的灵气流动,她怔忪了一瞬,抱着试试的态度,伸出食指轻点,面前的杯中水蒸腾起热气,不一会就咕噜咕噜冒起了泡。
  
      她惊奇的看着手指,眸中泛着惊喜的亮光,原来上个世界的修为也随着她过来了。还以为完成任务没有奖励,原来还是有惊喜的,主神手册也适时解惑。
  
      【主神完成任务,有随机奖励,由于上个世界任务完成优秀,奖励法力随灵魂所有】
  
      所以不管她的灵魂到哪,这身法力就会跟到哪了?恩,她喜欢这个奖励,还想试试法力效果是否减弱,不料下人们抬着热水推门而进,恭敬的向她行礼。
  
      她收起指尖的青光,绿意拿着一堆衣衫给她挑选,袁沁只能勉强从中选出一件滚金百褶裙,委婉的辞去绿意的伺候,在雕花屏风后褪去黏糊糊的里衣,舒服的泡在水里。
  
      洗去一身铅华后,她坐在梳妆台前,绿意乖巧的站在身后,拿着绢巾为她擦干头发,妆奁里堆满了珠宝首饰,样样璀璨夺目,面前的大铜镜映出她现在的模样。
  
      皮肤白皙,柳叶弯眉,外加一双似花瓣勾人的桃花眼,其实原主的底子还是不错的,只是她原先擦太多脂粉,堆砌太多珠宝,让人一眼便只觉艳俗。袁沁可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如今既然暂居这副身体,自然要按照自己的活法。
  
      推开绿意欲要给她擦口脂的手,只轻轻沾了点,简单润润色,脸上也不施粉黛,墨发梳成髻只插一根红玉簪,就这么改了改装扮,已经变得完全不同。原主往日里浓妆艳抹遮去了姣好的面容,就是到睡觉歇息时都不卸妆,如今露出白嫩的脸庞,桃花眼只微微瞥来都会让人失了魂。
  
      绿意呆呆的看着小姐,她从没想过小姐会有这样的一面,若是平日里也这样,这京都第一美人的称号哪容得了别人来当。
  
      “哈哈,好啊。”走进一位华贵妇人,亲热的拉着袁沁上下打量,“我儿天生丽质,就该这么打扮。”
  
      “夫人……”绿意矮身行礼,在妇人的示意下退了下去。
  
      知道这是原主的母亲,袁沁不好意思的微笑:“娘。”既然已经占了人家的身子,自然要扮演好她的角色。
  
      袁夫人收起笑容,佯怒道:“你还知道叫娘,差点没把我给气死,那王元丰就这么好,值得你为他大冷天的跳水?人家那是在故意刁难你,难道你看不出来?”
  
      “女儿是为了给他找玉佩,王公子文采斐然,才不是故意为难我的。”袁沁微嘟嘴,垂下眼眸看向别处,将为情郎辩解的形象饰演得入木三分。
  
      看着女儿这副傻傻被人骗的样子,袁夫人更气了,幸好这次女儿是没出什么事,要不然她非得找王家人算账不可。
  
      想罢,她无奈的点点女儿的额头,嗔道:“收拾好了就出来吧,听说你病了一场,你表哥专程带着礼物来看你。”
  
      原主的表哥?那不是原剧情中的小炮灰陈良吗?袁沁应声,跟着袁夫人来到花园的石亭,冬日的暖阳照在身上,舒服得让人昏昏欲睡,亭中立着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子,见袁沁施施然前来,立马笑着迎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