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聊斋之花姑子 十

聊斋之花姑子 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燕天翔,二十年前的事,你都忘了吗?”钟云山捂着胸口喷出一口血,戟指怒目道:“当年的事,可是有你参与的,如今岂是你说遗忘就遗忘的,想装作疯癫忘却一切,来逃避所有的过错,你手上沾染的罪孽是洗脱不掉的。”
  
      癫道人高举的剑霎时定在他脑门上,剑锋离头皮咫尺近,钟云山面不改色,神情冷硬的盯着他。
  
      癫道人原名燕天翔,当年玄真派掌门天机子要传位于排位最小的徒弟安天平,钟云山嫉妒不平,蛊惑大师兄癫道人去盗宝箓和神笔,不料被师弟安天平发现。
  
      双方对持的时候,钟云山在背后推了一把,癫道人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去,手中的剑插入了师弟的心口,最后神笔沾染了安天平的心头血,大开杀戒,癫道人逃出生天后,自此忘了前事,变得疯疯癫癫。
  
      如今钟云山旧事重提,癫道人一手按着疼痛不已的脑袋,眼前不断闪现着往日的片段。
  
      “啊……”剑落地,他不堪重负的跪地双手抱头,发出痛苦的嚎叫,脑中犹如针扎一般难忍。
  
      钟云山冷笑,继续添油加醋道:“是你杀了师弟,他临死前的眼神你应该不会忘记吧,那带着伤心、愤恨、不可置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你,你都忘了吗?”
  
      “你别说了,别说了。”癫道人摇着头,神色癫狂,“不是我杀的,我不是故意的。”说着疯疯癫癫的蹿出老远。
  
      钟云山打得好算盘,少了癫道人的助力,形势再次变得严峻,章叟章妪赶来加入战局,却都不敌,顷刻间被甩出三尺远。
  
      紧接着,泛着黑气的强大术法向陶醉攻去,袁沁挥剑替他挡去一击,两人配合默契,一人负责守卫,一人攻击。
  
      钟云山虚晃一招,错开陶醉,掌力带着低气压引起一阵旋风向袁沁而去。
  
      袁沁虽修行多时,但实战经验为零,此时见杀招扑面而来,以自身实力硬接一掌,她这点修为又怎能比得上,瞬间被拍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钟云山用术法袭来。
  
      她害怕的闭眼,想象中的疼痛却迟迟未来,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喷洒在她颈窝,眼睫轻颤,她缓缓睁开一条缝隙,立即有只手捂住她的眼睛,温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别看……”
  
      她的脑袋霎时一片空白,心中仿若在敲着一面鼓,‘咚咚咚’的响个不停,嗓子眼也像被东西堵着,嘴巴不停的颤抖,脖子上的温热直烫在心底。
  
      钟云山还想在背后下杀手,幸好水三娘今日偶感坐立不安,赶来瞧瞧,撞见这一幕后与钟云山缠斗在一起。
  
      “陶哥哥。”花姑子惊叫着冲上来,安幼舆尾随在后。
  
      袁沁坚定地拉开捂住眼睛的手,定睛看去,只见陶醉朝她露出苦笑,鲜血不停从嘴角溢出,模样狼狈极了却也极度吸引人。
  
      眸中渐渐湿润泛着水光,她伸手去接、去捂住他的薄唇,却怎么都止不住那抹刺眼的红。
  
      望着赶来的两人,袁沁坚定的将神笔交给安幼舆,神笔已经沾染了安家的心头血,也只有安家的后人才能够发挥它最大的效用。方才太过混乱,她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安幼舆迟疑的接过,袁沁接着道:“钟云山是你的杀父仇人,当年他就是为了抢夺这支笔和宝箓而害了你爹,如今他又修炼了歪门邪道,这支笔沾了你爹的心头血,加上只有你看过宝箓,你应该懂得怎么运用它。”
  
      安幼舆没想到他一直想要找到的杀父仇人就在眼前,他咬牙握紧了手中的笔。
  
      水三娘撑不了多久,又差点被打伤,与安幼舆错身而过时,趁机推了一把,神笔以雷霆之势插入了钟云山的心口,华光大盛,钟云山抑制不住神物,身体顿时爆裂开来,好似一场盛事烟花。
  
      因果报应,有因就有果,钟云山二十年前在背后下黑手,现在死于安家后人手里,也算是还了他的孽障。
  
      【任务完成,主角花姑子归位,即将进入下一个世界,一刻钟后抹除所有人对主神的记忆和存在的痕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