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聊斋之花姑子 八

聊斋之花姑子 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灵魂虽是飘渺虚无的,但花姑子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弱,灵魂凝聚的状态也越来越短,她知道自己再也拖不得,若是再不夺回身体,她将会魂飞魄散,再也不能陪伴在安公子身边,可屋子里众人除了袁沁,谁都没有注意到多出了一魂。
  
      谢雯星还以为是同乡找回了花姑子,要逼她退出,心惊胆战的找了一圈却不见任何人,这才想起花姑子没有身体就会成为游魂,必定已被抓去地府,袁沁不过是虚张声势。她轻吐口气,未免自乱阵脚,便主动帮忙端茶递水,只是那手完全不受控制的抖动。
  
      “来来,大家喝茶。”章妪不知道女儿的异常,热情的招呼大家。
  
      章叟不屑的拆台:“喝什么茶,酒才是最好的,是不是,陶老弟。”
  
      陶醉将茶吹凉,小心的递至袁沁手边,对这话不予置评,章妪却是不满的拧起老头的耳朵,与他争辩饮茶的好处。
  
      “爹,娘……”见到久违的双亲,花姑子难掩激动,飘至二人面前,可他们却像是没有感觉般,自顾自的顶嘴吵闹,她在他们面前努力挥手,得到的依旧是漠视。
  
      花姑子转头,语带哭腔道:“袁姐姐,为什么他们都不能看见我,这是怎么回事?”
  
      袁沁静默,一边调出主神手册勘查,剧情什么的都有,可偏偏没有关于灵魂漏洞的记载,她猜测是因为原剧情中,穿越者为取得神笔,花姑子殉情而死。虽然她现在改变了大部分剧情,花姑子的灵魂毕竟已经受到重创,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她一人可以看见的原因,就是安幼舆也只能通过画中人才能见到。
  
      陶醉一直关注她神色,此时见她有些走神,想起刚才的事,便低声询问道:“你方才在屋外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花姑娘明明就在旁边,她却说‘还不出来?’问话奇怪,花姑娘的反应也很奇怪,像是在惧怕些什么。
  
      袁沁蓦然抬首,粲然笑道:“我想画一幅画。”
  
      陶醉憋了口气得到的答案竟是这句,他无奈的摸摸她的发顶,满足她的要求,对着这双亮晶晶的眸子和她脸上的笑容,他什么都愿意为她去做且心甘情愿。
  
      见熊孩子迅速腾出桌位,铺上纸张,袁沁摇摇头推开他递来的笔,笑道:“我不喜欢这支,花姑子,向你借支笔,可否?”
  
      谢雯星手中的茶盏歪撒,杯中水沿着桌面滴到裙摆上,见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她身上,她手忙脚乱的收拾,僵笑道:“袁姑娘要笔,我房中多得是,你自己去挑就是了。”
  
      “你袖中不是有支吗?随身带着必定是珍品,我倒要见识一下。”
  
      谢雯星往后缩了缩:“你在开玩笑么,我哪来的笔呀。”话音刚落,一支笔就从她的袖口掉出,落地的声音好似啪啪打脸。
  
      袁沁看向花姑子,花姑子点点头表示明白,转身钻入笔中,谢雯星想要捡起,却被抢先一步,袁沁拿着笔,犹如神助般在纸上快速画出一人的身形,形神兼备,丝毫不差。
  
      二老不知内情,见她画出女儿的模样,还大加赞赏。
  
      袁沁轻松画成完工,画中人眨眨眼睛,从纸上坐起,眼前的一切太过诡异,几人僵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花姑子自画中走出。
  
      “这这……”章叟一时失了言语,章妪愣在原地,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
  
      花姑子倾身抱住他们,含泪喊道:“爹,娘。”
  
      谢雯星十分清楚神笔的作用,此时见画中人出现,就证实这支笔是真的,欣喜的同时,心底还有莫名的恐慌,她疾步上前,拉开相拥的父女两:“她是从画中走出的,我才是你们的女儿,不过是纸糊的人,只要泼点水她就会恢复原样了。”
  
      章叟懵了,章妪震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爹,娘。”花姑子指着谢雯星道:“那日我被箭矢射伤,她乘虚而入夺了我的身体,致使我灵魂漂泊无依,只能栖身于神笔之中不得离开,连回家看你们都做不到。”
  
      谢雯星失声尖叫:“你胡说,你这个妖精,竟敢跑到我家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究竟是谁信口雌黄。”花姑子流着泪道,“我第一次修成人形时不懂穿鞋,脚底被石尖割伤,现在还留有疤痕在那里。爹爱喝酒,老是把酒坛子藏在花堆底下,说是酒香更醇厚,娘有一根珍藏至今的发簪,因为那是生辰时爹送的,这些,你都知道吗?”
  
      这种事情若非花姑子本人,又怎么会知道,章叟章妪震惊不已,围着花姑子上下打量,陶醉在看见袁沁对他点头的刹那,更是直接确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