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聊斋之花姑子 七

聊斋之花姑子 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剑尖毫无阻碍的从头顶划下,却不见鲜血直流、残肢断臂的场景,那抹翠绿的身影开始变得透明,最后化成一根竹竿。
  
      癫道人愣愣上前查看,竹竿瞬时倒下,他耸鼻子闻了闻,浓重的妖气飘来窜入鼻腔。这里确是妖精活动的场所没错,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重的妖气。
  
      “哎,你在找我吗?”声音自身后响起,癫道人急速转身,二话不说拿着剑就刺上去,剑尖再次碰到一片虚无,竹竿立在面前,仿佛在嘲笑他的蠢笨。
  
      癫道人额角的青筋抽了抽,将竹竿砍成两半,恼怒的扔出老远,这些都不过是个傀儡罢了,真正的妖还不知隐在何处。他深觉自己被戏弄了,待回头看,那只小妖也已逃跑,气得他大骂妖心险恶、生性狡猾。
  
      谢雯星用力的拨开茂密的草,一步一脚印快速奔跑,她对法术还不是很熟练,现在只会在暗处变成人形,不能像其他妖精一样飞天遁地,任性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她只有靠着双腿。
  
      蛇妖明明跟她一样是穿越的,为什么能这么快融入这个世界,还能修出元丹,而她却要小心提防,就怕被人看出来。有蛇妖在,她事事不顺,偷元丹被阻,还让她和小葵关系闹僵,每次看到蛇妖就想起在现代被人打压的时候,她不甘心,她哪里不如别人了,就因为她没背景就能任意欺负。
  
      谢雯星一阵腹诽,想起癫道人的能力,她露出冷笑,十分笃定袁沁打不过癫道人,必定会死在他手上,她只需坐收渔翁之利。
  
      现在对她来说时机正好,少了那个现代穿越人,就再也没人知道她的秘密,只要神笔到手,这个世界就是她说了算,以后再也不用像在现代那样,卑躬屈膝看人脸色行事,所有欺负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想罢,更加坚定了谢雯星要盗取神笔和宝箓的决心,像现代那样的日子,她实在是过够了,她不想成为妖精还要整天提心吊胆,就怕被人捉住宰了,既然她穿越了,这就表示老天爷也看不过眼,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凭借着故事中的场景,一路找到安幼舆家,几间屋子静谧得不同寻常,灯火俱灭,谢雯星满心都是宝物,只以为夜深人们都陷入熟睡。不用被人发现自然最好,她轻舒口气开始沿着院子最边的屋子翻找起来。
  
      找了几间都没有宝物的影子,眼见时间一点点过去,再找不到天都快亮了,她开始着急。
  
      悄声推开最后一扇门,蹑手蹑脚的进去,黑灯瞎火的,只有凭借着从窗口透进的月光,才能勉强能看清面前的摆设。行动间脚不小心撞倒椅腿,发出一声轻响,谢雯星忙矮身蹲下,黑暗中像是有谁在低笑,微不可闻。
  
      她浑然不觉,小心的挪动步子,一点点摸索寻找,靠窗的桌案上摆放着一支发光的毛笔吸引了她的注意,观颜色大小,绝对是神笔无疑,她欣喜的起身过去收入囊中。
  
      接着将桌案翻了个遍,却不见宝箓,眼见窗外黑暗一点点退去,太阳就要升起,她会变回原形,宝箓还是不见踪影。谢雯星咬牙暗暗决定下次再来,想罢,自以为不着痕迹的遁走。
  
      在她走后,屏风后一抹绿色身影信步而出,袖子轻挥,眼前的画面扭曲,渐渐恢复原样,烛火下安幼舆正捧本书在摇头晃脑的默读。
  
      袁沁瞥他一眼,消失在房中,自听了谢雯星要让癫道人去收服她时,她第一反应就想起了那张纸上面的字,按住欲要发怒的熊孩子,让他先行赶回去设两个傀儡。
  
      她知道一旦穿越者知道没有威胁了,就一定会去盗神笔,为了让穿越者能够顺利偷走那支笔,她可是花了很多心思,才上演了方才那幕。既然这么想要,她就索性成全,顺便将计就计,让花姑子回归原位。
  
      原剧情中,花姑子追随安幼舆而去,神笔上再无灵魂栖宿,控制权也就到了谢雯星手上,这也就造成了她日后的成功。现在花姑子的灵魂还被绑在神笔上,此时谢雯星盗去,只要花姑子不离开神笔,她就算拿到也无任何用处。花姑子能令安幼舆画出自己的画像,就能够让谢雯星什么都无法画出。
  
      隐在林中的一处房子,炊烟袅袅,章叟拎着壶酒,喝得满脸通红,章妪嗔怪几句就问起了女儿,章叟睁着微醺的眼:“一大早就没见着,准是贪玩出去逛了。”
  
      “你个老头子,连丫头都看不住,整天就知道喝。”章妪气得拧下他的耳朵,女儿失去记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连举止行为都变得不一样了,这要是出去遇到什么事,可要他们两个老的怎么办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