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聊斋之花姑子 六

聊斋之花姑子 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近期城中出现一位癫道人,法力高深,你无事的话最好不要外出,若是碰见了,也不要逞强。”
  
      “知道了。”袁沁晃晃蛇尾,在水中搅起小波浪,若不是没有鱼鳞,打远处一看,跟美人鱼没两样,“你最近怎么越来越嗜酒了,饮酒伤身,瞧你这一身酒味,难闻死了。”
  
      大波水花袭来,陶醉瞬间被淋成落汤鸡,无奈的看着旁边乐不可支的少女,仰首饮尽葫芦中最后一滴酒。
  
      “啊……”一声惊叫,袁沁僵直着身子,表情泫然欲泣。
  
      “怎么了?”陶醉紧张的看着她。
  
      袁沁黑亮的眸子水气盈润,委屈道:“好像有东西在咬我的尾巴,软软的,我不敢动。”
  
      舍不得她露出这种表情,陶醉迅速沉入水底,沿着长蛇尾寻找元凶,原来是一群小蝌蚪好奇的围着尾尖,他哭笑不得的赶走这群捣蛋鬼,回到岸上表情严肃。
  
      看他这样,袁沁心下更忐忑:“该不会是水蛭吧,我是不是要死啦。”
  
      陶醉脸绷不住了,宠溺的刮下她小巧的鼻头,轻笑道:“笨,只是蝌蚪罢了。”
  
      被耍了,袁沁愤愤收起蛇尾,扭过头去不理他。
  
      一直以来她只当他是小孩子般,迁就他、哄他,偶尔她使起小性子,都让他比捡到宝还要开心满足。抬手摸摸她的脑袋,被躲开,他也不生气,只笑道:“你不喜欢我饮酒,那我便将存在竹林的几坛都给花姑娘家送去,章大哥爱喝。”
  
      “不行,你不许喝,他也不能喝。”提到花姑子,袁沁倒是想起答应花姑子照顾她父母的事,受人之托,顺便去看看那穿越者,想个办法将花姑子换回来。
  
      遂拔脚向林中小屋行去,熊孩子一言不发的跟在左右,她也懒得赶。
  
      一进门,就见谢雯星在张纸上写写画画,样子很是投入,她身旁的章妪笑着打趣道:“丫头在写些什么,像是符咒又像是胡编,老婆子是看不懂咯。”
  
      谢雯星刚扬起得意的笑脸,瞥见进门的两人,下意识的收起桌案上的纸张,迎上去笑道:“陶哥哥,你是来看我么?”
  
      陶醉避开她伸来的手,冷着脸坐在一边,谢雯星尴尬的握拳。近日陶醉对她越来越冷漠疏远,无论她怎么讨好,亦不为所动,难道是他察觉到了什么?
  
      陶醉确实感到奇怪,经过袁沁的提点,他这几日努力观察,才发现花姑子似变了个人般,虽然她尽力的跟他装熟稔,但眼神骗不了人,对家人也不似往常的关心,莫非失忆真有如此大的变化,他不相信可又找不到理由解释。
  
      原剧情中,穿越者装作因为受伤导致性情有些不同,并用这个理由给几人洗脑,陶醉虽觉不对,但体谅她受此重创,一心要帮她恢复,并未多想其他的。
  
      “这是你写的?”
  
      身后传来清灵的声音,谢雯星蓦然回首,只见章妪拿着她收起的纸张笑着向袁沁展示,而袁沁似笑非笑的眼神,让她极度不安,心跳一下比一下快。
  
      纸张上的字章妪看不懂情有可原,因为这是现代简体字,大致的意思是:先除掉蛇精再夺神笔。这个‘蛇精’指的自然是她,袁沁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谢雯星暗自深呼吸走到她面前道:“我要和你谈谈,就你我两个人。”
  
      袁沁稀奇的瞥她一眼,轻勾唇角,点头……
  
      院子里,两人对面而立,谢雯星直接开门见山、先声夺人:“你到底是谁?”
  
      袁沁微笑:“这句话,难道不是应该问你自己的么?”
  
      “你能喊出我的名字,这就证明你认识我。”谢雯星说到此处,声线有些激动,“你也是穿越来的,是不是?”
  
      “我是真的不认识你,也从未见过你。”
  
      “别再装傻了。”谢雯星尖声道,瞥见不远处屋里的众人,又降低声音:“打一开始我就怀疑你,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叫袁沁的蛇妖,我要盗的是水三娘的元丹,为什么会变成你的,其中要是说没有你在做怪,谁信呢。”
  
      “不错,是我换的,如果你没动贪念,我就是换了也碍不着你。”袁沁顿了顿笑道,“你找我出来就是为了问这些?”
  
      谢雯星激恼的脸色突变,笑容温和,诱哄道:“这么说,你承认是穿越来的了,既然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乖乖配合我,以后大家合作有得是甜头,要是你非要跟我作对,就别怪我不客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