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聊斋之花姑子 五

聊斋之花姑子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剧情里,谢雯星偷了水三娘的元丹,水三娘打上门来,章叟章妪与女儿一致对外,倒将谁是谁非的问题给忘了,可袁沁是陶醉带来的朋友,这次她一不动手,二是新邻居,他们这边又不占理,形势瞬间扭转。
  
      “我是为了防身,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陶哥哥,在蛇洞,她可是差点杀了我。”谢雯星努力博取同情,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陶醉薄唇轻抿,棱角冷硬,失望的不再看她一眼。做错了不要紧,就怕做错了还死不悔改,沁儿的性子没人比他更了解,若人不去犯她,她是断然不会先行下狠手的。忆起当时的场面危急,他只顾救人,倒把这事给忘了,冷静后想想,沁儿定是被惹急了,才会失去理智。
  
      “对了,你忘了朵花在我那里。”看熊孩子不为所动,袁沁轻勾唇角,从袖中捻出一枝向日葵,葵芯显现出张人脸,正是小葵。
  
      谢雯星先是怔愣,后扬起笑脸,关切问道:“小葵,你没事吧,都怪我不该让你陪我去的,看到你被打伤,我却没有能力去救你。”
  
      一句话陷袁沁于不义,证明是她毒辣,所以小葵才会被打伤,以此来摘除自己。
  
      小葵面无笑意,摇摇头道:“袁姑娘力道很轻,只是将我扫出洞外,用术法将我定在原地隐去身形,姐姐……”她声音哽咽,接着道,“你为什么要撒谎,是你先撒雄黄粉的。”
  
      为了盗元丹,姐姐擅自将她推向危险,纵然最后并没有出事,可还是让她觉得心寒,她们在洞内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是姐姐动手伤人在先,那狠绝的语气,连她听了也觉害怕,这还是她善良可爱的姐姐的么,难道失去记忆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性子,她迷惑了。
  
      谢雯星吱吱呜呜,不知从何解释,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她在撒谎,犯了错还妄想推卸责任,冥顽不灵,二老想要袒护女儿却也无言以对。
  
      陶醉眯起眼,冷然道:“够了。”再狡辩只会让丑态毕露,花姑娘失忆后性情也坏了,看来要矫正过来,极为困难。
  
      袁沁睇他一眼,知道原剧情中熊孩子对花姑子一往情深,不忍让他倍受打击,遂道:“元丹我收回,若有下次,就不是简单能了的。”
  
      事情能简单解决,二老是感激涕零,千恩万谢,连声保证以后一定看管好女儿,谢雯星受此羞辱,五指掐进手心,低垂着脑袋看不清神色,双肩微不可见的抖动,袁沁走近她身边,偏首凑到耳畔轻声道:“你惹了我,就得付出代价,谢……雯……星。”
  
      秘密被人轻易道出,谢雯星惊恐的看着她,想要张口询问,却发现自己不能发出声音,嗓子似被东西堵着,眼前人笑得妖艳,这是来到异世后,她第一次觉得害怕,
  
      满意的欣赏完对方担忧恐惧的表情,袁沁笑着告辞,顺便将熊孩子带出去谈话。
  
      河水潺潺,水面波光粼粼倒映出两抹修长的身影,稍矮一些的少女双手环胸,表情严肃道:“今后不许离花姑子太近。”
  
      陶醉眼含笑意:“为何?”
  
      “因为你傻,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银子,难道你没有发现,花姑子前后简直像变了一个人?”袁沁心气难平,愤愤地伸出一根食指按压他的额头。事关机密,她不能做得太明显,不能完全的透给他听,只能稍稍提点一下,若是这样,他还能一头栽进去,她只能说朽木不可雕也。
  
      陶醉眉头紧锁,仔细回忆这段时间花姑子的行为举止,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再难根除。
  
      袁沁还待再训,主神手册突在脑海中浮现。
  
      【发现花姑子本尊,灵魂宿于神笔。】
  
      神笔现在还归安幼舆所有,那是一支能将死物画活的神奇物事,如神笔马良般。
  
      袁沁勾起唇角,暗道总算是找着了,匆匆交代熊孩子不要轻信冒牌货的话,身形一晃,绿光按照主神手册指示的方向奔去。
  
      书生打扮的安幼舆,正坐在窗前聚精会神的画些什么,袁沁一笑,悄悄遁入房中,满屋子的花姑子画像,让她诧异的瞪大了眼。
  
      用术法隐去身形走到安幼舆的身后,神笔发着莹莹白光,肉眼凡胎的安幼舆却丝毫不觉,熟练的在宣纸上渐渐绘出一位女子的身形,形神具备,赫然是花姑子。
  
      “袁姐姐……”白光从神笔钻出,现出如烟雾般飘渺的灵魂。
  
      袁沁看着她,叹气道:“你的身体被旁人占了去,你也不急,还有心思作画。”
  
      “什么,我的身体被人占了?”花姑子震惊不已,见对方肯定的点头后,忧伤的垂眸:“那日我昏迷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挤出体外,恰好安公子经过,我便附在这支笔上,若不然早就被地府判官给抓了去,之后,我只能围着这支笔,再不能离开,我以为,我已经死了……”
  
      “原来如此。”袁沁想摸摸头安慰她。却从中间穿过,顿了顿道:“我只问一句,你想不想回到自己的身体?”
  
      “我……我能回去么?”花姑子声线颤抖。她还以为生生世世都离不开这支笔了,只是……安公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