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囧异聊斋 > 聊斋之花姑子 四

聊斋之花姑子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你?”谢雯星微微慌乱。
  
      这人她认识,那日刚醒来时,在绿衣少女的眼神下,她就觉得自己的秘密像暴露在阳光之下,无所遁形,又像自己被扒光了衣服,赤身显现在她眼底。那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想不对她留下深刻的印象都不行。
  
      “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袁沁围着她绕一圈,“这颗元丹不属于你,不问自取是为贼,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谢雯星闻言直冒冷汗:“你在等我,难道你知道我要来?”这不可能,偷取元丹的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莫非是她弄错了,方才出去的不是水三娘,这才是?可水三娘怎么可能去花姑子家里……
  
      她想了一堆,越想越混乱,只得试探道:“水三娘,我只是为了治好自己的病,还望你高抬贵手。”
  
      袁沁笑道:“呵……不好意思,我可不是她,不过,你若是再不走,她可就要回来了。”
  
      谢雯星瞥眼散放着耀眼白光的元丹,快要到手的东西,这个时候要她放手,又怎么能甘心。
  
      “姐姐……我们走吧。”提到水三娘,小葵就禁不住的颤抖,在崂山县方圆百里,所有的妖精都知道这水三娘性子毒辣,平日里退避三舍尚且来不及,又岂会主动去招惹。
  
      袁沁做一个请的姿势,破坏穿越者的计划就等于她的任务同时在完成,没有元丹,对付穿越者就容易得多,只要再想个办法逼出她的魂魄,任务就能完成了一大半。
  
      谢雯星瞥她一眼,假意放弃,刚转身就将一旁的小葵推向她,迅速上前用布包住元丹。
  
      小葵扑向袁沁怀里,傻愣在当地,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蛇尾扫出洞外,发出一声惨叫。
  
      谢雯星闻声回头,霎时惊得四肢无法动弹,心如雷鼓,额间瞬息沁出一层虚汗,唇轻颤着,连失声尖叫都不能,眼前的少女已化成一条遍体翠绿的毒蛇,蛇瞳竖长泛着红光。
  
      “留下元丹。”蛇盘旋在面前,张嘴口吐人言。
  
      谢雯星冷汗津津的手摸到腰间的竹筒,霎时镇定不少,冷冷一笑道:“该留下的是你。”说着,拔开竹筒的木塞向她撒去,黄色的粉末激射而出,飘散在空气中。
  
      “啊……”蛇发出绵长的惨叫,触到粉末的蛇身灼热不堪,如坠火炉。
  
      谢雯星冷漠的看着这一切,蛇最怕什么,没人比她更了解,也不枉她早就备好了这些东西,真是一点没浪费。
  
      “你带了雄黄粉。”袁沁悔呀,她万万没想到竟是小瞧了这名穿越者,下起狠手来居然丝毫不手软。
  
      谢雯星得意的收好元丹,趁此机会开溜,袁沁忍着身体的疼痛追在身后,她今天要是不让这穿越者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就将名字倒过来写。
  
      远处传来阵悉悉索索的响声,草丛中一只香獐子快速穿过,明明是青天白日,可在香獐子身上,还依稀能看见有道白光在忽闪着。
  
      袁沁浑身焦烫,就是十八层地狱的滚油大抵也不过如此,眼见要追上罪魁祸首了,那倒霉的熊孩子又从天而降,横插一脚,她气急败坏的变回人形,朝香獐子扑过去。
  
      “沁儿……“陶醉再度拦住,将香獐子挡在身后,“这是怎么回事?”
  
      袁沁紧咬后槽牙,绕到他身后将那只掐着脖子拎出来,反手甩出三米远,香獐子‘碰’一声撞在树上,摔得七荤八素,挣扎着爬起来后,眨着无辜湿润的眸子,向陶醉传递着求救的眼神。
  
      实施暴力和可爱的小动物,人们同情的显然是后者,陶醉和花姑子认识多年,这会见她受难,想也不想的便先拦住。
  
      袁沁瞥他一眼,连解释都懒得说,身上的痛楚直接让她失去理智,抓狂得想杀人,撕裂般的感觉一时袭遍全身,她眉头紧蹙,偏首呕出口血来,痛得满地打滚。
  
      陶醉总算觉出不对劲,可她已化为一道残影在眼前消失,待要再追已是来不及。
  
      为弄清真相,陶醉将小獐子送回家,谢雯星就地化人形,可怜兮兮道:“陶哥哥,多亏你救了我,要不然我就被那蛇精给打死了。”
  
      陶醉没有看她,视线只被她身上发光的物事给吸引,指着它道:“那是什么?”
  
      谢雯星垂眸,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扯住他的衣袖:“陶哥哥,我只是不想忘记大家,也许是因为上次中箭伤了元气,只要吃了这颗元丹,说不定法力大增,我就能想起一切了,陶哥哥,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帮帮我好不好。”
  
      她知道男配陶醉是竹精,并对花姑子一往情深,只要她好好利用这一点,就再也不用怕那条蛇。
  
      陶醉挥开她的手,眼神冷厉,不可置信道:“你偷了元丹?”
  
      “陶哥哥,我知道你会帮我的。”谢雯星掏出元丹道:“帮我把它敲碎吧,太大了,我吃不了。”谢雯星受故事影响太深,此时竟是极笃定他会按照故事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