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刑名师爷 > 第585章 十全十美 大结局

第585章 十全十美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孟天楚看见宋玉带着宋河、茉儿还有管家跌跌撞撞地几乎算是冲到了自己的书房赶紧起身耳朵正要解释孟天楚说道:“你去给宋家小姐和少爷端茶来。小说*无广告的~~网收藏~顶*点*书城”
  
      宋玉走到孟天楚身边孟天楚见宋玉好像哭过的样子宋玉道:“孟大人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孟天楚“慢慢说到底怎么啦?”
  
      宋河走上前来道:“孟大人我妹妹让酥红楼的爱奴给害死了。我们是来报案了。”
  
      孟天楚一听以为自己是自己听错了一旁的管家说道:“大人是千真万确的我家小姐怀了李家的骨肉那个爱奴妒忌于是将我家小姐从悔过崖上推了下去。”
  
      孟天楚紧皱双眉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宋河:“一个时辰前。”
  
      正巧耳朵进门孟天楚道:“耳朵你去叫屠龙和差猛我们要去灵隐寺一趟。”
  
      耳朵将茶放下赶紧出门去叫去了孟天楚在他身后说道:“让小诺和迥雪也去。”
  
      孟天楚带着宋玉他们一行人走到门口见小诺和慕容迥雪已经在门口等候只见晓唯也一旁站着小诺噘着小嘴十分不高兴的样子看来是没有将晓唯甩掉才会这样。
  
      小诺果然走上前来对孟天楚说道:“天楚你看姐姐嘛她非要跟着去。”
  
      孟天楚:“晓唯。今天可能李公公也在。你还是不去地好。”
  
      晓唯笑着说道:“谁是李公公。可怕吗?”
  
      孟天楚哭笑不得。心想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傻。便道:“还是挺可怕地。”
  
      晓唯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未说话。宋玉已经等不及了。道:“大人。您赶紧地吧。我妹妹还生死不明呢。”
  
      晓唯看着宋玉呵斥道:“大人做事需要你来教吗?真是一点礼数都不懂。哼。天楚。我们不去了。反正死地也不是你和我地妹妹。再说这件事情也不是你八府巡按去管地。不是还有县令和知府地吗?”
  
      宋玉知道这件事情直接找孟天楚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但是自己潜意识就觉得只有这个男人才可以帮助自己。所以想都没有想就来了。现在见晓唯这样一说。自己便什么都不敢说了。
  
      孟天楚见晓唯执意要去的样子不知道她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知道以她的性格不会乱来于是只好同意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去了。
  
      等孟天楚他们赶到的时候灵隐寺已经让蔡钊的人围住了香客们已经散去出了衙门地人和寺庙的人之外就只剩下李公公派去搜找宋巧的侍卫了。
  
      蔡钊老远就看见孟天楚来了便屁颠屁颠地迎了上去道:“大人您来了。您看真是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孟天楚边走边问道:“李公公和李家地人呢?”
  
      蔡钊:“他们才走将爱奴也带走了。”
  
      孟天楚:“你去悔过崖看过了吗?”
  
      蔡钊:“还没有本来要去的但是王译上去看过之后说没有什么迹象于是我想还是等您来了再同您一起上去看看。”
  
      孟天楚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台阶。道:“好吧那我们现在就上去看看吧。”
  
      晓唯:“不是说那个爱奴将宋巧推了下去吗?为什么不讲爱奴押到牢房去而是带回家里去了?”
  
      蔡钊笑着说道:“娘娘说的是但是李公公说了如果真是爱奴杀了宋巧的话那么他会用家法处置不要我们管。”
  
      孟天楚冷笑一声什么多没有说心想。你李公公再大也大不过国法吧。
  
      好容易爬上了悔过崖。只见几个衙役已经将四周围了起来王译见孟天楚来了。赶紧上前。
  
      孟天楚:“说说当时的情况。小说整理布于bsp;王译指着悬崖前道:“就是这个位置听李家宋巧的丫鬟说当时只有宋巧和爱奴在这个地方她看见爱奴起身将宋巧推了下去宋巧是身体朝后倒下去地孟天楚走上前王译连忙拉住道:“大人小心我看过那个地方有青苔很滑的。”
  
      孟天楚抬头一看果然有一些青苔和划痕像是鞋子划过的痕迹。
  
      孟天楚:“人找到了吗?”
  
      王译摇了摇头道:“还没有我下去看过这个悬崖中间是一些松柏和竹林崖下是水流湍急的河流树林很茂密按照那个丫鬟说的位置落下后应该不是落在树林就是落在河里了如果是河里恐怕就……”
  
      晓唯走上前去小诺赶紧将姐姐拉住晓唯看着崖下道:“我想这样掉下去应该是必死无疑了。”
  
      晓诺强行将姐姐拉了回来孟天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王译你们没有现尸体难道连血迹也没有现吗?”
  
      王译:“大人我们也正在纳闷儿呢您说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怎么就一点血迹都没有呢?”
  
      孟天楚回头看了看四周然后说道:“宋巧的丫鬟呢?”
  
      王译:“正巧知道您大概要问她于是就让她留下了我去让她过来。”
  
      孟天楚见王译走了然后对屠龙说道:“这么高的悬崖如果是你你会不会摔死?”
  
      屠龙笑了道:“大人您大概忘记了属下从四岁就开始练功莫说悬崖了就是比这个高的属下也不会受伤地。”
  
      柴猛:“大人。您是在怀疑宋巧并没有死吗?”
  
      孟天楚:“一个这么大的人而且摔下之后立刻就派人去找除非是落入河中否则一定不会一点伤都没有受而且人也一定可以找到啊。”
  
      柴猛:“大人要不我再下去看看。“
  
      晓诺:“天楚我和柴猛一起下去看看。”
  
      柴猛:“夫人您就不要去了。”
  
      晓唯:“让她去吧她虽然别地不如你。但是轻功你未必可以比过她的。”
  
      孟天楚笑着说道:“晓唯说的是就让晓诺一起去吧女人毕竟细心一些。”
  
      柴猛见孟天楚都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要让晓诺跟着自己去了。
  
      谁想晓诺走到悬崖前柴猛赶紧说道:“夫人您要做什么?”
  
      晓诺:“我想从宋巧摔下去的地方下去这样我就更加清楚她可能落到什么地方了。”
  
      柴猛一听连忙阻止道:“夫人万万不可。这可是不能开玩笑地我们还是从小路下去的好。”
  
      柴猛和晓诺正争执不下孟天楚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道:“这样晓诺说的对柴猛你先下去王译从这里到崖下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
  
      王译:“以柴猛的脚力不到一炷香地功夫就到了。”
  
      孟天楚:“那我们就以一炷香的时间为限然后晓诺从这个地方跃下。柴猛可以随时观察还可以随机应变关键的时候可以搭救晓诺。”
  
      慕容迥雪:“天楚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
  
      晓唯笑了道:“就你啊?还是算了吧。”
  
      慕容迥雪有些窘迫孟天楚劝慰道:“迥雪。我知道你是担心晓诺不过她毕竟会些功夫没有关系不要担心她。”
  
      柴猛下去了这时书儿让一个衙役带了过来。
  
      孟天楚:“书儿你说你看见爱奴将宋巧推下山崖下了?”
  
      书尔低着头说道:“是的大人。”
  
      孟天楚:“你确定吗?”
  
      书儿:“奴婢亲眼看见地。二夫人知道我们大夫人坏了少爷地孩子心里嫉妒所以就想杀了我们大夫人。”
  
      孟天楚:“你怎么知道?”
  
      书儿连忙说道:“我肯定知道的因为只有二夫人知道我们大夫人有了身孕。”
  
      孟天楚笑了道:“你不觉得二夫人就算是想害你们大夫人也没有必要当着你们老爷和少爷地面煞费苦心地到悔过崖来做这件事情吧?”
  
      书儿嗫嚅道:“那……那奴婢就不清楚了。大概是之前没有这样好的机会吧。”
  
      孟天楚看着书儿。道:“你抬起头来。”
  
      书儿一听身体一颤。身后突然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吓得书儿差点跳了起来嘴里大叫一声回头一看只见是晓唯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晓唯:“光天化日之下你有什么好怕的?”
  
      书儿支吾道:“奴婢……没有……没有怕啊。”
  
      晓唯:“白天不做亏心事夜里不怕鬼敲门。”
  
      书儿赶紧说道:“奴婢哪里有做什么亏心事啊。”
  
      晓唯冷笑道:“谁知道呢我不过只是这样一说罢了如果你们小姐没有死还好如果死了小心另外一个人找你索命。”
  
      书儿:“谁……谁啊?”
  
      晓唯:“爱奴啊!”
  
      书儿一听脸色顿时大变道:“她……她找我做什么?”
  
      晓唯:“因为你有可能冤枉她啊。”
  
      书儿吓得跪在地上道:“没有地事情啊奴婢哪里敢冤枉主子呢?”
  
      孟天楚示意晓唯不要说话对书儿说道:“好了你去吧我没有什么要问你的了。”
  
      书儿起身孟天楚现她朝宋巧摔下去的地方瞄了好几眼孟天楚心里想着什么这时晓诺已经走到了崖前对孟天楚说道:“天楚我下去了。”
  
      孟天楚还未说话。只见一个轻盈的身影纵身一跃顿时不见了。
  
      一个时辰后。
  
      柴猛和晓诺回来了大家赶紧迎上前去这才现晓诺走路一拐一拐的孟天楚赶紧上前问道:“晓诺你是不是受伤了?”
  
      晓诺微笑着说道:“先扶着我去凉亭下坐着吧我和柴猛很有收获。”
  
      柴猛歉意地说道:“夫人不让我扶着坚持她自己走我看过了。好在只是脚踝崴着了没有大碍回去让三夫人看看应该就可以了。”
  
      孟天楚和慕容迥雪赶紧扶着晓诺到凉亭下坐下然后晓诺这才说道:“这个脚其实是刚才在跳下去的时候不小心踩到青苔了。所以才没有站稳好在半空地时候落在了一个松树上。”
  
      孟天楚听了汗水都出来了道:“都怪我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去冒险了。”
  
      晓诺笑着说道:“好在我摔在了那个树上要不就现不了那块突出的青石板了。”
  
      孟天楚:“什么突出的青石板?”:bsp;柴猛:“后来夫人叫我上去我按照夫人呼喊地声音寻着上去真的现了一块大概一块比悬崖本身突出两米左右的石板。而且我们还在石板上现了一样东西大人您看。”
  
      孟天楚见柴猛从怀里掏出一块带血的女人的香帕晓诺道:“天楚你看上面还绣着一个巧字。”
  
      孟天楚接过一看果然上面绣了一个巧字。
  
      孟天楚:“难道是宋巧跌倒那个青石板上然后落入了河里?”
  
      柴猛:“不会的当时我也这样想过但是到了石板上一看。夫人也说了那个位置就算是继续往下跌但是绝对不会落入河中因为下面是一块草地。”
  
      孟天楚狐疑地问道:“草地?”
  
      晓诺点了点头道:“是地。而且是一块很平坦的草地我和柴猛去看过那块草地上也有零星的血迹。”
  
      孟天楚赶紧说道:“走我们赶紧去看看。”
  
      晓诺:“天楚你不要着急还有事情给你说。”
  
      孟天楚:“怎么还现了什么吗?”
  
      柴猛:“我们在草地上现了和李家凶案现场一样的一截绿色地绳子而且绳子上也有血我们给您带回来了。”
  
      孟天楚赶紧从柴猛的手中接过。晓唯:“不会这么凑巧吧。是不是这个宋巧想欲盖弥彰故意放上这些东西影响我们的视线呢?”
  
      孟天楚:“晓唯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这个绳子是宋家镖局特有的如果说在现场现这个东西也不会奇怪我们先去下面看看再说。”
  
      与此同时。
  
      灵隐寺不远处郊外地一家农舍。
  
      宋巧躺在床上还没有醒来身边坐着一个男人紧皱双眉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地宋巧眼睛里含着默默深情这个女人他已经深爱了将近十年从第一次见到她他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但是他自己不可能因为尊卑有别她是主子而自己只是个奴才虽然自己很努力终于可以坐上宋家镖局总镖头地位置但是他明白就这样宋家大小姐还是不会让自己和这个千金大小姐在一起地更何况在宋巧的眼里自己不过是个奴才她爱的人是李鑫而不是自己但是就这样他还是愿意为宋巧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任何的事情。
  
      这时门打开了一个镖师走了进来低声说道:“车镖头我去查过了那个孟天楚和知府大人已经过去了大小姐伤心都晕过去了。嚷嚷着一定要将爱奴绳之以法。”
  
      车源的眼光没有离开宋巧只淡淡地点了点头道:“一切按照三小姐的吩咐做就是了记住消息一定不能泄露知道吗?”
  
      “是小的明白。”
  
      门关上了车源见宋巧地黛眉紧皱贝齿紧紧地摇着嘴唇便赶紧问道:“小姐你怎么啦?”
  
      宋巧无意识地说道:“疼好疼。”
  
      车源忧心地问道:“小姐你醒醒。你告诉我到底是哪里疼?”
  
      宋巧不说话了车源长叹一声起身顺手一摸这才现自己腰间仿佛少了一样什么东西脸色顿时大变赶紧蹲下身来在床下和四周找了起来但是他找了半天也没有现他赶紧走出门去。叫了两个人过来道:“你们好好地给我看着小姐我出去一趟马上就来。”说完。疾步离开了。
  
      孟天楚再次回到悔过崖将一样东西递给宋玉道:“这个腰牌你见过吗?”
  
      宋玉不过接这个腰牌她是在是太熟悉了她看着孟天楚。平静地说道:“认识我们宋家镖局总镖头车源的腰牌大人您要说什么?”
  
      孟天楚:“我就是有些奇怪他的腰牌怎么会在悔过崖也就是现宋巧你妹妹出事的地方?”
  
      宋玉:“大人您地意思是这件事情和车源有关?”
  
      孟天楚淡然一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想还是见到车辕。亲自问问就知道了。”
  
      宋玉无奈道:“也行既然大人怀疑车辕那我们就去宋家镖局一趟好了。”
  
      孟天楚:“不用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我想在天黑之前。我们应该可以等到他的。”
  
      宋玉地眼睛里闪过一丝忧郁她道:“大人我想不过是凑巧车辕怎么知道巧儿要来悔过崖而且怎么可能有先知先觉知道巧儿会出事呢?”
  
      孟天楚:“谢谢你提醒了我。”
  
      宋玉不解道:“孟大人您什么意思?”
  
      孟天楚对王译说道:“你赶紧去给下面的弟兄说就说看见车辕或是宋家镖局任何一个人都不要打草惊蛇跟着他们走就是了。”
  
      宋玉一听。这才现自己说错话了。更加不安起来。
  
      天终于黑了下来山谷里的鸟儿都栖息了下来。山里寂静极了仿佛人与人之间彼此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一般月亮从树梢间隙探出头来斑驳地洒落在地上照在人的脸上显得有些黑白不均匀有些渗人。
  
      王译走到孟天楚身边低声说道宋玉一旁看着仔细地看着王译脸上的表情孟天楚见状便对宋玉说道:“宋小姐你现在不用担心了我们现了你妹妹她没有死活的好好地。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宋玉一听道:“什么?你们真的找到巧儿了吗?”
  
      孟天楚点了点头道:“是我们已经通知李公公和你妹夫他们了走吧我们现在赶过去。”宋玉站起身来差点摔倒宋河赶紧将姐姐搀扶住关心地说道:“姐姐你没事吧?”
  
      宋玉看了看孟天楚现他也正好在看着自己连忙扭头看着宋河说道:“没事别担心我们走吧。”
  
      宋巧终于醒来了她看了看四周现身边坐着地车辕她笑了看来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她没有死她还活着车辕在悬崖下等着救她呢。
  
      车辕见宋巧睁开了眼睛赶紧凑上前去关切地说道:“三小姐你还好吗?”
  
      宋巧微微地点了点头道:“我地脚好疼!”
  
      车辕:“是只是脚别地地方都没有问题你放心吧。”
  
      宋巧:“爱奴他们呢?”
  
      车辕:“已经找人去打听了李公公听说你怀了李家地骨肉然后被爱奴推下山崖自然气急败坏听说将爱奴五花大绑带了回去。”
  
      宋巧满意地点了点头车辕忧心地说道:“只是大小姐她……”
  
      宋巧:“车辕你是不是怪我不该瞒着姐姐?”
  
      车辕连忙说道:“哪里的事情奴才怎么敢这样想呢?”
  
      宋巧拉着车辕的手车辕身体颤抖了一下宋巧:“不要说什么奴才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哥哥让你叫我功夫这一次要不是你之前一直叫我轻功我恐怕不会只是脚伤了所以还要谢谢你。”
  
      车辕还是挣脱了宋巧的手甚至有些羞涩地说道:“三小姐。您别这样说这些都是车辕应该做的。”
  
      宋巧见车辕挣脱了自己也不勉强道:“不知道书儿地话有没有起到作用?”
  
      车辕:“三小姐稍安勿躁我想等过了今夜大概就可以见分晓了。”
  
      突然门外一阵嘈杂之声车辕连忙走到门前打开一个门缝看了看宋巧:“这个地方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地你不会太担
  
      这时车辕赶紧将门关上。吹灭了屋子里的灯宋巧正要问突然听见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宋巧顿时大惊失色。
  
      “孟大人。这么晚了你带我和干爹到这里来做什么?”
  
      “李公子你不要着急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小五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瞒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大小姐您千万不要生气。小的也是没有办法。”
  
      “快说巧儿和车辕的人呢?”
  
      脚步由远而近正当孟天楚他们正要闯入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月光下宋玉看见车辕站在门口赶紧上前说道:“车辕我妹妹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