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337章 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后悔的 祝道友们新年快乐鸭 ✪ω✪

第337章 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后悔的 祝道友们新年快乐鸭 ✪ω✪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神山灵雾里传来动静。
  
  大家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
  
  一道身材高大挺拔,气质雍容华贵,一身气息强势霸道的年轻男子,最先从神山里走出来。
  
  他头戴蛟龙兜鍪,神光徇烂夺目,比大多数神性宝物都要神光强盛。
  
  而且在他腰间还挂着几只赢来的风水师铜铃。
  
  是天师府的小凌王到了!
  
  在他身边还有二道一胖一瘦身影。
  
  瘦高身影是名鞋子丢了一只的老乞丐,胖子身影则有些看不出深浅,其身上并没有天师府的风水铃铛,看起来不像是天师府之人,应该是小凌王在洞天福地里新招揽到的高手。
  
  当晋安看到那名鞋子丢了一只的老乞丐时,一眼就认出来,这人就是一个月前他在鸳鸯楼客栈碰到的那名装神弄鬼老乞丐。
  
  跟小凌王走得近。
  
  这老乞丐果然也不是啥好鸟。
  
  此时,神山里还有另一伙高手走出,也是三人为伴,其中一名背着棺材,疑似民间背棺匠的人,尤其引人瞩目。
  
  这世上每天都在死人,有寿终正寝的,有病死冤死的,也有死于极刑的,死于菜市口砍头的,死于仇杀的,死于落水溺亡的等等。
  
  为什么人死后,必须要找命硬的抬棺人抬棺?就是因为担心人走得不甘心,不肯下葬,担心半路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比如棺材在半路绳索断裂,棺材落地,必是怨气沉重,强行下葬,必要诈尸。
  
  所以,这时候就需要到命硬的人抬棺,要压住棺材里死人。
  
  但万事总有例外的时候。
  
  比如人死得太惨烈,又是枉死又是死无全尸,这种人死后因为怨气沉重,普通人的命格已经压不住,就只能找民间专门吃这口饭的背棺匠来背棺材。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人死在异地,因为种种原因不想由赶尸匠赶尸,所以需要到背棺匠;又或者是风水宝地找在深山大林里,老山里连路都没有,山路崎岖,几人抬棺进山并不现实,于是有钱人家就会专门找背棺匠来背棺材进入深山老林。
  
  但不管是以上哪种,这背棺匠天生力气大,命硬,处理民间普通人处理不了的棺材。
  
  说起那背棺匠,晋安总觉得那口弹满朱砂墨线,贴满黄符纸的黑棺,怎么越看越眼熟……
  
  他很快想起来!
  
  这棺材!可不就是当初在鸳鸯楼客栈,那四名走阴镖师大汉在押运的阴镖棺材吗!
  
  这个惊人发现,令晋安皱起了眉头。
  
  虽说民间棺材都长得差不多,很容易会认错,他出于谨慎考虑,反复确认那棺材,依旧觉得这棺材越看越眼熟。
  
  他有七八成把握敢肯定。
  
  那就是走阴镖师押的阴镖棺材。
  
  而就在晋安皱眉沉思时,老道士也被那名背着口棺材,异常显眼的背棺匠吸引目光,老道士盯着背棺匠看,看着看着,他突然脸色惊愕的愣了愣。
  
  “小兄弟,那背棺匠有问题!那背棺匠并不是以真面目示人,你绝对想不到他是谁!”老道士神色郑重的凑近晋安,以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压低声音说道。
  
  每个人的面相都不相同,江湖易容术并不是彻底改头换面,在相术高手面前无所遁形。
  
  就好比李缺几次易容更换身份,最后都能被老道士一眼看出真实身份一样。
  
  那背棺匠跟两人打过不只一次交道,所以哪怕此人易容后,也照样被老道士认了出来,居然是那个侄子弑叔的宗仁。
  
  晋安表情一怔,这还真叫人意外。
  
  那日他击毙了阴阳袍老人,又废掉了江家八小姐手脚,后来江家家主连夜接走八小姐和宗仁出城,事后以何家、薛家、贾家三大家的势力都没能查明去向,就如人间蒸发了一样。
  
  就连他元神出窍,硬闯江家宅邸的风水大局,动用五雷斩邪符把江家祖宗祠堂都劈坍塌了,也都没能逼出那三人。
  
  想不到今日在这个洞天福地秘境里,意外撞见宗仁。
  
  而且还是对方易容后,以一名背棺匠身份出现的。
  
  不过,一想到第一次见到宗仁时,这宗仁跟他叔叔带着引魂灯,三更半夜跑到阴邑江上,不断用铜钱垂钓溺尸的场景,这宗仁跟着其二叔学到些奇术也一点都不奇怪。
  
  虽然跟宗仁走在一起的那二名道士,有些看不出虚实,想必也不是什么正道人物,晋安目光一寒。
  
  相比起知道背棺匠就是宗仁,更令晋安意外的是,那宗仁是怎么有本事进神山的?
  
  是跟他背后的阴镖棺材有关吗?
  
  随着小凌王走出神山,原本在茅草屋里打坐练气的天师府几人,退出修炼,一脸喜色的围向安然走出神山的小凌王。
  
  反倒显得宗仁那伙人孤家寡人,没多少人关注他们。
  
  “这次天师府来的人倒是挺不少的,天师府擅堪舆、杂占,而且财大气粗,广招各路能人异士,估计寻到了不少罗庚玉盘碎片。”徐安平开口道。
  
  “小凌王有个弟弟,跟在小凌王身边的那名老乞丐,原本是小凌王弟弟的护道人。小凌王的弟弟占着背靠天师府,行事有些乖戾,在京城是没人敢动他,可前段时间刚到武州府地界,就不知得罪了哪尊高手,被人灭杀了元神,三魂六魄俱灭,连轮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那个黄袍胖子,洞天福地秘境里不止我一人得道了仙缘,我听说这次一共有三人得道仙体。这黄袍胖子一出现,我体内还没消化完的仙果灵力产生了共鸣,看来此人也是仙体之一。”
  
  徐安平似乎意有所指,开始逐一为晋安介绍起小凌王身边的人。
  
  老道士听得脸上肌肉一抖。
  
  这玉京金阙的弟子,果然认识小凌王本尊!亏了小兄弟还厚着脸皮在他面前自称是小凌王!
  
  还好徐道友是自己人!
  
  相对于老道士的震惊,晋安心头吃惊同样也不小,小凌王刚死了个弟弟?而他当初第一眼又在小凌王身上感知到熟悉的神魂溢散气息,当初众多元神围猎石牛时,他杀的那个龙身鸟神元神居然是小凌王的亲弟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