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春 > 第八百四十一章 这一对师徒,着实该杀!

第八百四十一章 这一对师徒,着实该杀!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