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宿主 > 第五百零六节 反戈

第五百零六节 反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天浩紧盯自己的那双深黑色眼睛,萨维丁侯爵知道年轻的巨人王没有撒谎,更不是故意恐吓。
  
  平心而论,作为战争赔偿,这个数字的确不高。无论黄金白银还是牛羊粮棉,都在萨维丁预期的心理底线之内。
  
  既然是谈判,必定有来有往。就像做生意,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从来就没有直接说定达成协议的时候。
  
  然而现在的情况与平时不同。
  
  看着脸上浮起几分怒意的萨维丁侯爵,天浩笑了:“你可以不答应,这是你的权力。但我必须告诉你,这只是我现在开出来的条件。一旦你走出这道门,或者选择其它时间过来谈,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侯爵怔住了。他对此不太理解,只是感觉不太好,于是试探着问:“殿下,能否说得更明白吗?”
  
  “我的赔偿条件会加倍。一千吨黄金,二十万吨白银,牛羊、棉花、粮食也是如此。”天浩没有掩饰轻蔑的语气:“之所以现在开给你这么优惠的赔偿数量,是因为你的军队没有遭到太大损失。我对你刚才提出的建议很有兴趣。教廷联合军对你和你的军队毫无防范,一旦从侧面遭到攻击,他们的战列将在短时间内彻底崩溃。”
  
  “是的,我说过。”萨维丁侯爵连忙抓住话头,诚恳地说:“我愿意就之前的错误做出补偿,我也愿意服从殿下您的命令。作为彼此之间合作必不可少的基础,我愿意说动国王给予殿下您一部分战争补偿,可是在数量方面……”
  
  “你最好别再想着讨价还价。”天浩以森冷的语气再次将其打断:“我说过,你是一个很有见识,也很勇敢的家伙。你的这些行为符合我们对勇士的评判标准。我很欣赏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无条件接受,甚至无底线容忍你的一再挑衅。”
  
  “重复一遍,你和你的军队是侵略者。虽然上主之国的主力部队没有与我们正面接战,但你们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烧杀掠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后果。你应该很清楚,本王不是没有能力消灭你们,我只是不愿意付出更多的伤亡。”
  
  “你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实力吗?上主之国这次出兵的数量远远超过其它四国,也超过教廷。作战主力一百万,加上后勤辎重和运输人员,总兵力在一百八十万至两百万之间。这就是你手上最大的筹码,也是你之所以能站在这里与本王面对面谈话的最根本原因。”
  
  萨维丁侯爵被彻底惊呆。
  
  他内心狂涌着巨大的骇然。
  
  这是机密!换了任何一位王国指挥官与自己探讨这个话题,萨维丁侯爵都会觉得正常。可偏偏是一个巨人,虽然是巨人之王……见鬼,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在他面前,仿佛一切秘密都变得透明。
  
  “你刚才提到“盟友”这个词。”天浩注视着萨维丁侯爵的表情变化:“这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我们之间在战争结束后可以进行必要的来往,以及商业合作。”
  
  他加重了最后几个单词的语气。
  
  侯爵内心的震撼有增无减。天浩的相貌实在太过于年轻,他发誓这是自己有生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年轻怪物。无论谈吐还是见解,逻辑思维还是心狠手辣程度,均超过萨维丁认识的任何白人。
  
  “殿下,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通过商业合作互惠互利?”在沉默中思考了几秒钟,萨维丁侯爵决定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尽可能从这场谈判中争取到更多利益:“我们可以互相派出商队?”
  
  “当然。”天浩第一次展露出温和的笑容:“本王欢迎全世界友善的人,包括你。”
  
  萨维丁侯爵连连点头:“是的,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天浩脸上的笑容越发浓烈:“甚至可以成为亲密无间的兄弟。”
  
  萨维丁侯爵发誓,自己真真切切听到了“brother”这个单词。
  
  这对他产生了极大的触动————无比尊贵的巨人王竟然对自己这样一位白人侯爵说出“可以成为兄弟”之类的话。这表明他们并不野蛮,事态发展也比预想中好得多。
  
  “但有些交易项目是不存在的。”天浩在微笑中强调:“比如所谓的“巨人奴隶”,必须绝对禁止。”
  
  “我明白。”萨维丁侯爵连连点头。事实上,他根本没把天浩说的这句话放在心上。巨人奴隶交易的利润极其丰厚,任何稍有商业头脑的人都不会白白放弃这块蛋糕。当然现在不是相谈的最好时机,既然年轻的巨人王如此表示,侯爵自然不可能当面违逆。
  
  重点仍是尚未结束的战争,以及北方巨人和上主之国之间的友谊。
  
  天浩从椅子上站起来,微笑着对萨维丁侯爵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你连夜来此,想必已经饿了。很高兴上主之国能有你这么一位睿智且血统高贵的贵族。我们已经就重要问题达成了共识,接下来我想邀请你共进早餐。今天,你是我的朋友。”
  
  这邀请来的恰到好处。萨维丁侯爵虽不是太饿,却不会放弃如此难得的机会。他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感谢殿下盛情款待。”
  
  ……
  
  夜幕再次降临。
  
  索姆森主教心头沉甸甸的,他脑子里时刻充满了危险预兆。可具体是什么又说不清楚,就像一片笼罩在心头的黑暗,伸手触摸不到任何可辨的东西。
  
  物资运输的命令早已下达,可是从下面反馈上来的情况看,无论速度还是装载量都没能达到预期,极其缓慢。
  
  不同于战马,驮马才是构成辎重部队的核心。然而运输人员和牲畜不会在某个地方停留太久,正常情况下,他们都会在前线与后方之间往复循环。
  
  神威要塞这条路一断,教廷军总运力一下子损失了三分之一。不过很幸运,维京人和金雀花人的运输队有相当一部分停留在锁龙关。索姆森主教毫不客气将其接管,纳入统一管理。
  
  无论进军还是撤退,最关键的问题还是粮食。
  
  两小时前主教接到报告:仓库里储备的粮秣装运数量只达到预期量的百分之三十,目前已经调整了人员和驮马的配比,正在连夜装运,估计这种状况很快就能得到改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