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阴阳女鬼修 > 第七百零二章 不安

第七百零二章 不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骆瑾瑜一口气收了两尊阴鼎和四尊阳鼎,剩下的也就只有两尊阴鼎和一尊阳鼎了。
  
      她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感觉这次任务虽然艰险了点,但还是能顺利完成的。
  
      骆瑾瑜缓步走出天师宫偏殿时,远处飞掠了一道人影,人影落下,正是此地天师宫的主人国师凤霁!
  
      凤霁一落下,便朝骆瑾瑜怒目而视,骆瑾瑜笑盈盈,对他的怒意全然无视。
  
      凤霁绕过她朝偏殿风一样跑去,但他很快就风一样跑回来了。
  
      “你拿走了宝鼎,把它们交出来!”凤霁闪身至骆瑾瑜的面前,手中的炎凤剑直指她的面门。
  
      骆瑾瑜在看到他来便知道会有这一幕,她之所以没有及时离开,就是在这里等着这位国师大人。
  
      三尊阳鼎是在他的天师宫里找到的,就连皇宫里的那尊阴鼎也能凤霁有关,因此骆瑾瑜判定想要找到其他的九州鼎还是要从凤霁身上下手。
  
      骆瑾瑜笑盈盈地将炎凤剑用一指轻轻推开,“别这么凶神恶煞的嘛,有事好好说呀,国师大人要注意形象哦!”
  
      凤霁满脸怒气,他身上衣服散乱破碎,本是梳得很整齐的发此时也胡乱披散着,他的身上还带着伤,血腥气浓得十里开外都能闻到了。
  
      骆瑾瑜不用看也知道凤霁这是受了重伤,乌木和乌藏两人可都是好战分子,拥有炎凤剑的国师大人,修为与他们又相当,正是棋逢对手,那两人可不会手下留情。
  
      之所以国师大人还能完好地站在这里,还是骆瑾瑜传音给乌氏兄弟让他们放凤霁回来的。
  
      “把宝鼎交出,否则休怪本座不客气!”凤霁凤眸圆瞪,炎凤剑刷地又指向了骆瑾瑜。
  
      “呵,你要怎样不客气呢!”骆瑾瑜依旧笑颜不改,双眸却已然运起探查术将凤霁上下都扫视了一番。
  
      她想要看看凤霁身上有没有储物法宝之类的,会不会有其他的九州鼎。
  
      只可惜要让她失望了,凤霁身上并没有储物的东西,除了他手中炎凤剑竟无其他法器法宝。
  
      骆瑾瑜不禁暗暗奇怪,难不成这位国师大人修的只是剑道,跟剑修一样穷得只剩下一把剑了?
  
      这哪里是国师呀!简直跟苦行僧没两样了!
  
      别看这天师宫修得金碧辉煌的,跟皇宫都不差上下了,可身为这里的主人连一件像样的法宝都没有,骆瑾瑜怎么看都觉得维和。
  
      虽然天师宫在阳火之下,除了他们身后的偏殿外都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但这不能掩盖天师宫曾经的辉煌。
  
      看来她还是有必要再查查这位国师大人了!
  
      “你们联手盗取我朝宝鼎意欲何为?”凤霁冷声喝问。
  
      “错了,我们不是盗取,而是寻回!”骆瑾瑜悠悠地道。
  
      凤霁冷哼,“九州宝鼎为当世传国之宝,乃帝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历经三朝,皆供为神器,你等不过一介鬼修,何来寻回之说!”
  
      凤霁一顿喝斥,骆瑾瑜却是笑盈盈地听之,根本不与辩解。
  
      她缓步上前,靠近凤霁,轻声慢语道,“我不与历数九州鼎的来历,我只问你还有三鼎在哪里?”
  
      凤霁本来还说义正言辞地指责骆瑾瑜,却见她突然靠近本能地就后退几步与她保持了距离。
  
      “这么说你已经收了六鼎?”凤霁眼里闪过光亮,有惊喜也有意外。
  
      骆瑾瑜没有错过他眼神的变化,立即便想到了他应该在意外她能聚齐六鼎,这代表着他所知道的九州鼎并不完成。
  
      “你想看这六鼎吗?”
  
      骆瑾瑜抛出了一个诱饵,凤霁立即就点头了。
  
      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了两道人影,飞速地朝着他们这里而来。
  
      骆瑾瑜抬头仰望,很快就看清了两人,正是替她引开凤霁的乌氏兄弟。
  
      两人在骆瑾瑜的身边落下,看到凤霁拿着炎凤剑指着骆瑾瑜,两人便出手了。
  
      乌藏一剑就挥开了凤霁的炎凤剑,乌木则是扇子朝凤霁的面门,凤霁飞出退离。
  
      “两位大哥住手!”
  
      骆瑾瑜急忙阻止,她可不想他们再打,这凤霁本就重伤,再被他们全力攻击死了就麻烦了,她还指望从凤霁身上得到其他九州鼎的下落呢!
  
      乌氏兄弟显然也没有杀意,只是逼退了凤霁后便各自收了手。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寻找九州宝鼎?”凤霁落在一处断垣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骆瑾瑜三人。
  
      “我们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你只要交出其他三鼎便可!”骆瑾瑜眨了眨眼道。
  
      “其他三鼎并不在本座这里!”凤霁很老实地回道。
  
      他见三人汇合,自己又受了重伤,态度也没有之前的强硬了。
  
      骆瑾瑜知道他并没有欺瞒,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他的答案,又问:“那你知道其他三鼎的下落吗?”
  
      “哼,本座为何要告诉你?!”凤霁傲娇地回。
  
      “哎呀呀,看来你还没有打够呀,要不要咱们再来战?”乌木上前,手中的扇子摇得一派悠闲,但看凤霁的目光却战意熊熊。
  
      乌藏冷着脸也上前迈了一步,很显然他也没战够,肩头扛着重剑轻颤,表达着主人同样的意思。
  
      骆瑾瑜见他们俩如此,立即上前挡在他们的身前,“等等,我说两位,先让我问出其他三鼎的下落再说,到时你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不阻止!”
  
      乌氏兄弟见骆瑾瑜态度强硬,也不好再坚持,彼此互看了一眼,都顺从地收起他们的战意。
  
      乌木又变回了他那懒散的样子,“好说好说,既然小骆骆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不会耽误你的正事,阿藏你说对不对!”
  
      乌藏没有回答他,冷冷看了他一眼,退开了。
  
      骆瑾瑜满意地看到他们的表情,回过头看凤霁时,感觉凤霁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显然这是让乌氏兄弟打怕了,骆瑾瑜很是了解他这种心情,谁让她认识这两位也不是一两天了呢,对他们的脾气也是很了解的。
  
      很是难得的,凤霁竟然引起了乌氏兄弟两人共同的兴趣,这简直是跟中五百万彩票都难。
  
      骆瑾瑜收回心绪,对凤霁笑盈盈道,“国师大人,您真不想告诉我其他三鼎的下落吗?你不说我可不再阻止这两位找你打架了哦!”
  
      凤霁听了这话嘴角可疑地抽了抽,看向三人的目光也跟着闪了闪,显然是对他们颇多忌惮了。
  
      “罢了,告诉你们也无妨,就算你们知道了怕也取不出那鼎!”凤霁感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