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世家 > 牟青莲的番外下

牟青莲的番外下

不想错过《世家》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转眼又过去半年了。
  牟青莲正在思考着如何处置这怜儿,就听到下面丫鬟过来禀告道:“夫人,怜儿死了。”
  牟青莲脸色大变:“怎么死的?”邵文将这怜儿当宝贝疙瘩一般疼着,这新鲜劲头还没过去,如今死了邵文能罢休。
  牟青莲让人彻查,结果查出弄死怜儿姑娘的是给宁绍文生了两子的小妾梅氏。梅氏要弄死怜儿的原因也很简单,以前二爷只宠爱她,可自从这个怜儿进府,怜儿姑娘再没有进她的房了。
  可惜,牟青莲查到的这个结果宁绍文不接受,他固执地认为幕后凶手是闵氏,至于下毒的梅姨娘肯定是受了闵氏的指使,当了帮凶。
  闵氏看着怒容满面的宁绍文,冷笑道:“二爷说是我下的药,还请二爷拿出证据出来。”凭白泼她一盆冷水,她怎么能答应。
  宁绍文冷冷地说道:“人在做,天在看,你自己犯下的罪孽,迟早有一日会受到报应的。”
  闵氏脸上浮现出笑意,那笑容满是讥讽:“是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她若是真的要下手,何苦对付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怜儿,她最该除掉的是梅氏跟她的两个儿子。只是,如今闵氏已经不屑于跟宁绍文解释了。
  牟青莲听到这话,再没有心情帮闵氏说话了。
  因为怜儿的死,闵氏跟宁绍文彻底决裂。闵氏之后只关心两个孩子,将宁绍文当成了空气。宁绍文对闵氏也是厌恶至极,再不进闵氏的屋房了。
  崔氏看到二房闹成这个样子,并没有幸灾乐祸,反而心里特别的难过。真正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弟妹,她钻了牛角尖了。”跟二爷闹成这个样子,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陈妈妈低声说道:“是啊,二少夫人这样很吃亏。”这怜儿死的二爷时候表现得一网情深,这还没两个月二爷又跟府邸一个貌美如花的丫鬟打得火热。这样的人真让人恶心。不过说起来宁国公府的家风不成,不仅二爷风流成性,就是他们世子爷也一样风流。
  崔氏苦笑了一下,低声说道:“天下的男人,有几个不偷腥。”
  宁国公府内院闹哄哄,平阳伯府也不逞多让。安阳因为是小儿子,所以性子有些软。也正因为如此,才会着了人的道。不过自从将吴七纳进府里以后,平阳伯府三天两头出状况。以前只是小打小闹,如今却是闹出了人命。吴七意外流产,快七个月的胎给落了。孩子都已经成型了,是个男胎。
  吴七知道自己落了一个成型的男胎,闹死闹活。
  男人的想法跟女人不一样,当日安之琛会同意吴七进门,一来是因为安之琛要保全安阳的名声,要不然御史弹劾的话安阳的官位不保二来也是安之琛觉得儿子纳个妾不是什么稀罕事。
  安之琛一回到府邸就听到吴七落胎了,而且落下的还是一个男胎。等听到下毒手的是李氏,安之琛脸有些黑,不过儿子后院的事他还是不方便插手:“让阳儿自己解决。”
  洪大管家应声下去了。
  安之琛则召了人问道:“派人去码头看看,夫人这两天就会到家。”上一封信说三个月内能到家,这都半年多了还没到家。安之琛都快气死了,好在前些日子得了消息,知道月瑶也就这两日到家。
  随从忙去码头等候。
  安阳听到他爹让他自己处理这是,顿时觉得头大。吴七一口咬定凶手是李氏,可偏偏吴七什么证据都找不上。
  安阳最后还是偏向李氏的,毕竟李氏是他的结发妻子,而且两人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而吴七的孩子也是她算计而来的,安阳到底不大喜欢。安阳只是吩咐丫鬟婆子好好照顾吴七,再多的就没有了。
  吴七恨得咬牙切齿。正在这个时候,李氏过来看望她。吴七冷冷地说道:“不用你来假惺惺。”
  李氏神色很平静地说道:“我知道孩子没了表妹很伤心,不过表妹也不能血口喷人,这一切都是意外。”
  吴七也不再说什么,不过看向李氏的眼神充满了恨意。总有一日,她会要李氏给她儿子偿命。
  李氏不是蠢人,早看出了吴七眼底的恨意:“表妹好好修养吧,若是月子没做好落下病根,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李
  回到自己的院子,李氏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吴七落胎不是意外,是她下的手。她不排斥丈夫纳妾,也不排斥将来有庶子,但她绝对不能容忍吴七生下儿子。
  李氏叫青霜,是李国荇的第四个孙女,也是李翰的嫡次女,。不过因为出生的时候艰难,让吴氏受足了苦头,所以吴氏并不喜欢她,对她一直都冷冷的。李夫人对这个孙女很怜惜,对她也多有照佛。等青霜及笄以后,因为她与安阳年龄相当,李夫人就想将她许给安阳。月瑶见过青霜以后就同意了这门亲事。
  平阳伯府的家风很好,这是京城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所以当日定下这门亲,李青霜心里很欢喜。等她嫁入李家她的日子过得也确实很舒坦。婆婆慈爱,对她仿若亲闺女一般,在她怀孕的时候教导了她许多需要注意的事项;上面的嫂子性情也很好,而丈夫对她也体贴入微,她在安家的日子比在李家还舒坦。可这一切都在一年前给毁了。
  李青霜只要想起当日的事就恨得不行。吴七算计自己的丈夫,而她的亲娘为的不让娘家名誉受损,竟然逼着她答应接纳吴七。
  李青霜的心腹庄妈妈看着她这个样子,以为她要对吴七斩草除根:“主子,吴七是个祸害不能留,但现在不能动手。”至少等风头过了,要不然前脚落胎,后脚吴七就没了,到时候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
  李青霜低声说道:“也是她的运气。”不仅没有一尸两命,甚至吴七都没伤及底子。她还以为至少吴七以后生产艰难呢!
  庄妈妈还没开口说话,就有丫鬟急匆匆地过来道:“四少夫人,夫人回来了,夫人回来了。”
  李青霜面色有些发白,她没想到婆婆不早不晚就这个时候回来。要是婆婆追究这件事她决计没个好。吴七落掉的男胎是婆婆的亲孙子,一边是孙子,一边是儿媳妇,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让李青霜意外的是,月瑶回来后并没有追究这件事,甚至连问都没问起过,好似根本就不知道有吴姨娘这么一个人。可吴姨娘却不消停,出了月子以后就去给月瑶请安,甚至还当着月瑶的面哭诉她苦命的儿子,求着月瑶给她的儿子做主。
  李青霜脸色已经有些发白。
  月瑶等吴姨娘哭诉完了以后,淡淡地说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们给你找个好人家,再给你出一份的嫁妆将你嫁出去;第二,去乡下的庄子上呆一辈子或者青灯古佛相伴一生。”
  吴姨娘整个人都懵了,她是来求月瑶给她做主,为她的儿子讨一个公道,却没料到月瑶竟然是这个态度:“为什么?夫人,那也是你的孙子,他身体里也留着你的血。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不是应该惩治李青霜吗?为什么惩治的是她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